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知将莫如相——刘亚楼和周恩来的将相交往

钟兆云

2019年05月10日15:12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党史博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具有领袖风范的周恩来,从革命之初就一直从事领导工作。他虚怀若谷、知人善任。许多优秀的将领就是在他的关怀和支持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空军司令刘亚楼就是其中的一位。从土地革命时期,刘亚楼就在时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的周恩来手下干革命,周恩来对这个满腹文采、精明干练的勇将亦是钟爱有嘉。

  建国后,在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的精心安排下,刘亚楼被任命为空军司令员。从此,做事果断、有勇有谋的刘亚楼为新中国空军事业的发展付出了自己全部的辛勤和汗水,并为此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实在这些耀眼功绩的背后,也浸透着周总理的无限关怀。

  刘亚楼将军病逝后,周恩来总理曾痛心地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刘亚楼与周恩来的将相之交,尽在此言中。

  师政委直陈己见,总政委虚心纳谏

  1932年春夏之交,毛泽东率红军东征漳州胜利返回中央根据地后,蒋介石急调50万大军,对中央苏区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围剿”。就在红军上下全力以赴投身战役准备时,中共临时中央一纸电令,撤去了毛泽东所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之职,改由苏区中央局书记周恩来接任。在红一方面军召开的“北上作战,保卫苏区,粉碎敌军第四次‘围剿’誓师大会”上,主持大会的总司令朱德向大家介绍了新任总政委周恩来,然后请周恩来作动员报告。

  红十一师政委刘亚楼虽然和大家一样鼓掌欢迎,但内心总是有一层疙瘩。战前易帅,为兵家之忌,何况刘亚楼从内心拥戴毛泽东,现在毛泽东竟被“左”倾机会主义者给换了下来,他怎么也想不通。

  周恩来的讲话简明精要,有的放矢。他以“知己知彼”的方式介绍了敌情,分析了红一方面军历次反“围剿”的经验后,提出了利用已有经验、发挥红军优势、紧密依靠苏区军民粉碎敌人“围剿”的总体思路。他打着手势,豪情满怀地说:同志们,只要我们坚持积极防御的作战方针,运用毛泽东同志集中兵力、诱敌深入、声东击西等作战方法,就一定能够粉碎敌人的军事进攻!听完周恩来所作的动员报告,刘亚楼觉得他在军事方面很在行,心里头原先由“易帅”引发的不安和不祥之感随之消失了。在他和师长刘海云的指挥下,红十一师指战员志气高昂,积极投入战前准备。

  但实际情况并不像刘亚楼想得那样简单。中共临时中央从上海迁来苏区后,以博古为首的不懂军事的“洋学生”便利用自己的职权瞎指挥开来,直接干预了中央根据地的第四次反“围剿”作战。

  1933年2月初,临时中央命令红军“猛攻城防”、“先攻南丰”。南丰城东临城抚河,位于南北狭长的平原中,为抚河战线敌人进攻中央苏区的重要据点,城内外均构筑有坚固的城防工事,敌第八师6个团在城内防守。刘亚楼率红十一师浴血攻城,敌军依据险要工事,死守待援。红军连续攻打6天,虽拿下一些外围据点,但进展不大,自身伤亡却较重。这时,又传来了敌总指挥陈诚指挥中路军兵分三路向黎川和广昌推进、驰援南丰的消息,而红军却在此拼消耗,刘亚楼心急如焚,径直找到军团长林彪,红着血眼说:军团长,南丰强攻不下,看来得另想办法。

  林彪也红着血眼,不过他却还想攻南丰,他拿出临时中央的命令,说:中央要我们猛攻南丰,虽有损失,亦有所惜。攻取南丰的计划,是经中央局全体通过,非执行不可的。

  刘亚楼一时说服不了林彪,只好怏怏而回。第二天,他正在前沿阵地视察部队,忽然看见军首长朱德、周恩来、刘伯承等人也来到了阵地上。刘亚楼心头一振:这不是向最高首长陈述自己观点的好机会吗?

  第一次和周恩来面对面说话,刘亚楼就如实地汇报了部队目前并不乐观的状况,大胆地谈了自己撤围南丰、另想办法歼敌的想法。

  周恩来听得很认真,边听边思考着,一直没有打断刘亚楼的汇报。待刘亚楼讲完,他才连声说:值得重视,值得重视!

  无疑,来自第一线指挥员刘亚楼的意见引起了周恩来的高度重视,加上朱德、刘伯承也有同感,很快就改变了既定的作战部署,作出了撤围南丰、寻机歼敌的决策。

  不久,一次战机终于被捕捉到了。2月27日和3月21日,红军先后在黄陂和草台冈地区,取得了两次大兵团伏击战的胜利,歼灭敌3个精锐师,俘敌万余人,缴枪万余支。由于周恩来和朱德坚持和沿用毛泽东的战略战术,蒋介石猖狂发动的第四次“围剿”又草草收场了。战后,蒋介石在给陈诚的手谕中不得不承认:“此次挫败,凄惨异常,实有生以来惟一之隐疼。”刘亚楼过人的军政素质和过硬的军事作风,为周恩来所注目,而周恩来的形象在刘亚楼心中更是日益高大起来。

  第四次反“围剿”胜利后,1933年6月初,中革军委下令对一方面军进行大整编(江西藤田整编),取消军的指挥领导机关,成立大师大团制。原一军团所辖第七、第九、第十一师与第二十二军合编为第一、第二师。每师3个团,刘亚楼被任命为二师五团政委。

  宣布命令后,周恩来和聂荣臻问刘亚楼对由师政委改任团政委有何意见。刘亚楼不假思索地说:我个人没意见。五团基本上还是十一师那支队伍,人数并没减少,该做的工作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再说,徐彦刚同志当过军长、军团参谋长,现在来二师当师长;胡阿林同志早就是一名出色的政治委员,现在来二师当政委,他们在师里工作,会把部队带得更好。

  周恩来对刘亚楼的回答赞许有加:我们共产党人,只图革命发展,不计个人名份。何况这次整编,是中央军委为适应部队作战采取的一次重大措施,整编后,部队充实了,指挥集中了,有利于作战。

  刘亚楼首任政委的红五团,由于能征善战,各项工作都做得好,在8月1日藤田大检阅时被树为标兵——中国工农红军“模范红五团”。红军总政委周恩来在授旗仪式上说:模范红五团是全军的模范。但你们不能骄傲,要一直当模范,当到把国民党军队彻底消灭。到中国革命战争最后胜利了,你们还要当模范。这就是我对你们红五团的赠言。

  不久,刘亚楼改任红二师政治部主任,稍后又升任师政委。

  长征途中,刘亚楼先是担任红二师政委,继而任红一师师长、陕甘支队第二纵队副司令员,基本上都是先锋大将的重任。刘亚楼率麾下将士历经无数次大仗、硬仗、恶仗,为大部队趟开了一条血路,深得周恩来和其他领导人的赞许。

  黑土地纵横驰骋,打天津火线请谏

  1938年下半年,抗大教育长刘亚楼等一批红军将领,受派前往素有“苏联红军大脑”之称的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

  次年9月,周恩来到莫斯科治疗骑马摔伤的右臂,并特地看望了中国学员。他听了刘亚楼的汇报后,又询问了他的学习情况,夸赞之余,鼓励他继续狠下功夫,把战术理论学到手,在今后发挥作用。

  1945年8月,刘亚楼跟随苏联百万红军回到东北,随后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四野参谋长,协助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打了许多漂亮的胜仗,并参与组织和指挥了辽沈、平津两大战役,“林罗刘”威名天下扬。对刘亚楼的大将之才及其回国后的出色表现,远在西柏坡协助毛泽东指挥解放战争的周恩来是相当倚重和满意的,西柏坡发给“林罗刘”的电令,就有不少是周恩来代中央军委起草的。

  在平津战役中,中央军委原定战略是“先打两头后打中间”,即:西(北)面打新保安、绥远、大同,东(南)面打塘沽、大沽、芦台,然后再对北平、天津之敌包围歼灭,“攻击次序大约是:第一塘沽区,第二新保安,第三唐山区,第四天津、张家口两区,最后北平”。按此部署,东面先歼灭塘沽之敌,控制海口,西面拿下新保安,是关系全局的两着棋,“只要塘沽(最重要)、新保安两点攻克了,就全局皆活了”。刘亚楼亲往塘沽实地勘察,听取前线指战员的意见后,认为不宜打塘沽,以夺取天津为好。

  在战役即将打响的时候,却要求改变作战计划,何况这还是出自军委的计划,确非寻常之事。塘沽、天津两地之敌,军委都要求在短时间内彻底歼灭,这是含糊不得,也是不允许含糊的,但是第一枪打向哪里,军委的电令是“先打塘沽,后取天津”,几乎没有给前方指挥员留任何商量的余地。但刘亚楼以对党、对军队、对上级高度负责的精神,回司令部后向林彪直陈己见,得到林彪首肯后,连夜起草一份紧急电报,以林彪和他的名义发给中央军委,建议先不打塘沽这头而打中间,“拟以五个纵队的兵力包围天津,进行攻打天津的准备”。

  毛泽东看了这份对中央所定计划作了重大调整的建议性电报后,一点即通,马上改变原先的布署,他当时就对周恩来说:我不知道塘沽的作战条件会那么恶劣,部队的试攻吃了亏,真是“知之非难,行之惟难”哪!周恩来也很有感触地说:前线指挥员很聪明,对塘沽先试攻一下,没打莽撞仗,不然损失就更大了。林彪、刘亚楼提出先打天津,我看是着妙棋,一步就“将死”了傅作义,弄得傅作义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

  1948年12月29日23时,也就是刘亚楼电报发出12小时后,军委致电林彪、刘亚楼:“放弃攻击塘沽计划,集中五个纵队准备夺取天津是完全正确的。”

  翌年初,刘亚楼指挥34万大军以29个小时攻下华北重镇天津,创下了解放军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城市攻坚战。在整个平津战役中,天津战役对傅作义集团的最后解决具有决定性作用,对中国的战局发展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毛泽东、周恩来对此大加赞赏。平津战役结束不久,在3月5日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在报告中,把刘亚楼和麾下将士们在津门浴血奋战的经验命名为“天津方式”——在短时间内彻底消灭拒不投降的反动军队,从而又促成了另外两种有名的方式,使傅作义、董其武不得不以“北平方式”、“绥远方式”作出历史的交代。

  七届二中全会后,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从西柏坡迁往北平,并为此成立了以叶剑英、聂荣臻、程子华、刘亚楼、李克农组成的中央迁平组织委员会。3月初,刘亚楼亲自抽调精锐部队一三三师由津入京,并改为一六○师担负中央警卫,旋于20日又派四野保卫部长钱益民、参谋处副处长尹健率汽车团(有300多辆各型汽车),分头从北平和天津驶往西柏坡迎驾。为了确保安全和万无一失,3月21日一大早,罗荣桓和刘亚楼又在下榻的北平饭店紧急召集有关人员,布置中央领导机关从涿县到北平的沿途警卫任务。

  3月24日一大早,刘亚楼专程从北平赶到涿县,迎接党中央、毛泽东进北平。在阔别多年之后,刘亚楼再次见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这些熟悉的中央首长,激动万分,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毛泽东哈哈大笑地握着自己爱将的手,对周恩来等人说:10年未见的刘亚楼,来接我们进京赶考喽!

  刘亚楼一路护送中央五大书记进北平后,又马不停蹄地直奔西苑机场,为下午的阅兵仪式作准备。在阅兵总指挥刘亚楼的精心组织下,西苑机场阅兵隆重热烈,盛况空前。面对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的眼角不禁有些湿润,这是他们以沧桑巨变中胜利者的身份踏上北平的土地,今后这里将是新中国的心脏,将是他们永久的家。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