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周恩来临终前要见中央警卫局副局长邬吉成原因成谜

2020年01月06日14:57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中国青年出版社已授权人民网读书频道进行连载,禁止其它网站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出版社联系】

  自1974年6月1日住院到1976年1月8日逝世,周恩来生命的最后600天里,共做大小手术13次,离世时体重不到60斤。周恩来生命最后的岁月,伴随着病痛、负重、伤感与离别,他将自己毕生的精力全部奉献给了党和国家的事业。本书资料翔实、内容真实、语言生动感人,作者顾保孜经过长达两年时间的采访、整理和写作完全成书。书中图片90%由周恩来专职摄影记者、新华社摄影部副主任兼中央新闻组组长、中央外事摄影协作小组组长杜修贤所提供。

  精彩书摘(六)回光返照

  1976年元旦,毛泽东发表了两首词,周恩来听后发出了轻微的笑声。周恩来又一次从死神手里挣脱回来,吐出微弱的“呜呜”的音节,会不会是要见邬吉成?

  周恩来不管身体什么情况,每天必须了解国内外情况,以前是自己看国际简报、国内动态和参考资料等文件材料,后来无法坐起来,就按照文件密级和报刊分类,分别由秘书、卫士、医生或者是护士念给他听。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只要醒来,他的头脑都十分清楚,不仅认真地听,而且要求报纸上的大小消息都要念,边边角角的消息都不让漏掉。

  12月份以后,周恩来进入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的状态,给他念报纸的赵炜开始有顾虑了,她知道周总理对未来的政治形势很关心,也十分担心邓小平能不能顺利主持工作。每天听报纸,一定是想从报纸中找到所需求的信息。而当时报纸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文章铺天盖地,公开批评邓小平的搞整顿就是搞翻案,含沙射影攻击周恩来是背后支持者,如果这时什么都念给总理听,对他的精神一定会有负面影响。

  于是赵炜将这个担忧告诉了邓颖超。

  邓颖超也觉得赵炜的担忧有道理,她将张树迎、高振普、张佐良和赵炜叫到一起商量。大家都觉得总理在生命垂危时刻,尽量不告诉他任何不好的消息。邓颖超听了大家的意见,果断地做出一个决定:为了不给总理增加负担,新近的报纸就不要给他读了。

  可是,不给总理读报纸也不行啊。大家要想个办法,既让周恩来听到报纸的内容,又不让他受到刺激。

  邓颖超想了想说:那就念旧的吧。

  大家想想也只有这个“善意的谎言”可以“骗”过精明的总理。

  就这样,几位在周恩来身边工作时间最长,感情最深的工作人员,为让周总理走得安心,他们不得不造了一回“假”——把以前的报纸改了日期再读给他听。

  但大家知道周总理心细过人,搞不好会发现破绽,如果那样,可能对总理会造成更大的感情伤害。就是“造假”也要造得天衣无缝。留在西花厅的钱嘉东、赵茂峰和纪东三位秘书担负起改报纸的任务。从国务院印刷厂借来同《人民日报》同样字号的铅字,将过去报纸上的日期改为当天的日期。这样的话,万一总理接过去看一看,也不会发现是过去的报纸。他们一般先看报纸内容,如果上面没有对总理不利的才修改日期。

  大家就这样看“假”报纸、造“假”报纸、读“假”报纸,一直坚持到周恩来总理去世。

  但也有一天的报纸是完全真实的,那就是1976年元旦。

  元旦一早,已进入弥留之际的周恩来在似睡非睡中隐约地听到了电台的广播声,他知道是元旦社论,发表了毛泽东的两首词《重上井冈山》和《鸟儿问答》。他赶紧让赵炜将当天的《人民日报》找来读给他听。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