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第一次国共合作中的周恩来

张家康

2018年07月30日16:5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不走到第一步何能走到第二步

  1924 年1 月在孙中山的主持下,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会议确立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正式形成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局面,从而揭开国民革命的新篇章。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为适应形势的发展变化,将机关刊物《少年》改为《赤光》,以“改理论的《少年》为实际的《赤光》 ”。周恩来在《赤光》第1 期上发表《军阀统治下的中国》等文章,指出:“只有全中国的工人、农民、商人、学生联合起来,实行国民革命”, 才能救中国。在《赤光》第2 期,他发表《革命救国论》,提出国民革命中敌与友的问题,指出帝国主义列强、新旧军阀、封建余孽、买办官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华侨、工人、知识分子、新兴工商业家和农民,“是中国国民运动中最值得注意的革命势力。”他们如能在“一个革命的政党的统率之下,则国民革命的成功必不至太为辽远。”

  1923 年12 月,曾琦、李璜等国家主义派在巴黎成立中国青年党。他们标榜“国家至上”,否定阶级斗争,破坏国共两党的合作关系。针对国家主义派的责难,周恩来在《赤光》发表了30 多篇文章,系统地回答了诸如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关系、中国革命的当前任务和远景等理论和实践的问题。在这些文章中,他肯定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在国民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同时又对国民党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今后当注意于国民运动中五派可靠的革命势力之发展团结和引导,千万再不要误认新旧军阀的四派势力之调和可以得到那骗人的和平统一!”

  国家主义派还挑唆,共产党人信仰共产主义,怎能真心实意地同国民党人合作进行国民革命。周恩来认为,在国共合作局面的初创时期,这种错误观念,还是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所以,他立即发表《再论中国共产主义者之加入国民党问题》,文章说:“不错,我们共产主义者是主张‘阶级革命’的,是认定国民革命后还有无产阶级向有产阶级的‘阶级革命’的事实存在。但我们现在做的国民革命却是三民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和有产阶级合作以推翻当权的封建阶级的‘阶级革命’,这何从而说到‘国民革命’是阶级妥协?且非如此,共产主义革命不能发生,‘打倒私有制度’、‘无产阶级专政’自也不能发生。不走到第一步,何能走到第二步?”

  第一次国共合作的路途并不平坦,一开始就受到国民党右派的责难和抵制,他们联名上书孙中山,反对联共改组,要求弹劾共产党。留学生中的国共两党出现了少有的联合合作的统一战线的好形势,可是,这一切却惹恼了留学生中的右派。据当年的留学生回忆:“面对这种情况,国民党右派分子极端恐惧,大肆攻击我党。因周恩来领导中共和共青团员对他们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国民党右派对周恩来恨之入骨,在一次会议上,右派分子竟拿出手枪对准周恩来,幸亏我们同志手疾眼快马上将手枪夺过来,使他们的刺杀阴谋未能得逞。”

  1924 年7 月20 日,周恩来出席在巴黎举行的国民党驻法国总支部第二次代表大会。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国民党驻法国总支部的活动,他奉命就要回国了,迎接他的将是更为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

  此时广州,经过国民党改组,国共合作致力于工农运动,俨然成为革命的大本营。形势发展很快,急需大批干部,周恩来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奉命回国参加工作的。1924 年7 月下旬,由法国直接乘船启程回国,和他同行的有刘伯庄、周子君、罗振声。临行前,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执行委员会给他作了这样的评语:“ 周恩来——浙江,年二十六,诚恳温和,活动能力富足,说话动听,作文敏捷,对主义有深刻的研究,故能完全无产阶级化。英文较好,法文、德文亦可以看书看报。本区成立的发启(起)人,他是其中的一个。曾任本区三届执行委员,热心耐苦,成绩卓著。”

  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