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 周恩来因何幸免遇难

吴志菲

2018年07月26日15:0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飞机停稳后,机组人员除了机械师卡尼克留在飞机上以外,其他人统统下飞机用午餐。虽然事先中国政府已经通报港英当局,美蒋特务可能会对飞机实施破坏活动,要求港英方面加强保护措施。然而,此时香港警方却并没有对飞机采取特别的保护措施,特别是对机场的地勤人员,并没有进行认真的检查和监控,只是派了一辆警车停在离飞机很远的地方监视,把观察的重点放在了行李检查处和机场入口处。

  机组人员下飞机后,卡尼克发现机组的行李少了两件。在他印象里,这种事情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于是,卡尼克赶紧离开飞机,去告诉准备用餐的其他机组人员,让他们找找行李。据从空难中幸存的卡尼克事后回忆说,当时他离开飞机有十来分钟,“如果要放爆炸物至机内,两分钟即够”。卡尼克估计,炸弹应该是放在了飞机右翼两引擎之间,“因该处机板只要两分钟便可打开,顺利放进去”。

  炸机事件发生后,周驹的同乡、知情人周仕学和周国辉两人怕遭特务机关暗算,先是向港英当局投案寻求保护,后来又通过《大公报》的关系来到广州,向中国有关部门详细报告了当时的情况:

  4月11日早晨5点多钟,由一个姓黄的特务把一枚定时炸弹(约茶杯大用鸡皮纸包好)交给周驹携进机场。当“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抵机场时,周乘打扫的机会,把定时炸弹放于飞机右边轮头的上头(引擎部位)。周骗其领班余培说,这包是西药,还表示以后对余有好处等云。得手后,周把自己的咭纸(报到用的纸张)交给余培,不等放工时间即钻过铁丝网爬出机场。而当时特务分子黄、邓两人驾驶一辆汽车,停于靠近机场的地方接应周。周即乘该车返太子酒店。途中,黄邓对周大加奖励,说回台湾后向上级报告,并表示周可带其家人及在国内的弟弟周锡培等到美国,如其弟不能来港,可由特务机关派人在国内办好出境手续。至于60万港元待回台湾后才给。

  当天中午12时45分,搭乘“克什米尔公主号”的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和记者等8人,以及波兰、奥地利的2名记者和1名越南工作人员乘坐航空公司的专车抵达机场。按照事先与印航的商定,代表团可以免除检查,直接登机。于是汽车直接开到飞机跟前。

  这时,印航经理已经站在飞机旁边,新华社香港分社的潘德声上前询问:“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吗?”印航经理答道:“OK!”潘德声又问:“引擎也检查过了吗?”印航经理答:“检查过了。”两人随后登上飞机做进一步检查,之后开始办理登机手续。

  紧接着,代表团登机。随机还托运了三十几个箱子,里面是亚非会议期间准备对外送礼用的工艺品,以及宣传用的书刊资料等,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

  下午13时15分,“克什米尔公主号”从启德机场起飞,前来送行的人们望着渐渐远去的飞机,不由得舒了口气,大家谁也没有想到,悲剧即将发生。

  飞机升空后平稳飞行,一切正常。起飞后,飞机和地面电台进行了例行通报。

  傍晚18点40分,香港《文汇报》和《大公报》突然接获英国路透社消息:“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在北婆罗洲沙捞越古晋100海里上空爆炸坠毁,除3名机组人员外,其他人员全部遇难。

  当天,特务黄邓两人带周驹离开太子酒店,先往ABC餐室饮茶,并给了周驹一些钱,要他往新新酒店居住。姓黄的特务分子于12日即先回台湾,留邓、甘两人在港与周联系善后工作(负责周离港等事)。但过后不久,邓、甘两人见情势恶化,而周恩来也平安无事,不能达到其原阴谋目的,就没有与周驹联系,偷偷返回台湾,把周驹抛离不理。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