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追思缅怀

周恩来“解放”廖承志的“三步妙棋”

宗道一

2019年09月10日15:15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40年前,在中日邦交正常化过程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廖承志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日本著名政治家藤山爱一郎曾给予高度评价:“他……铺平了对日关系上一条广阔的道路。多亏他这种作风,流水般地导致了两国邦交的恢复,促进了后来交流的发展。”但不太为人知的是,“文化大革命”中,廖承志被批判,早已靠边站了。周恩来为了“解放”廖承志,精心策划,连走三步妙棋。

  中日邦交正常化: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从披露的现有资料看,周恩来至迟在1970年末、1971年初就将中日邦交正常化提上了议事日程。

  当时,最牵动周恩来的是要重新组织因“文化大革命”而天各一方的推进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工作班子!

  据新华社原驻东京特派记者吴学文回忆:“(‘文化大革命’前)党中央的涉外工作中有个外事小组,由陈毅副总理兼外长任组长、廖承志是副组长。国务院设外事办公室,由陈毅任主任,廖承志任副主任。外事办公室下设日本组,日本组先后由杨正、王晓云任组长,组内有几名工作人员。最初由廖承志召集与日本有关的各部门涉外干部开会,后来日本组起到召集人的作用,会议多在廖副主任主持下召开,传达、讨论、研究、学习对日方针政策、日本形势……日本组可以通天,可以及时转达中央领导同志的意图和意见,所以对有关部门的对日工作具有指导性和权威性。有关计划多经日本组报国务院外办或党中央批准。……形成了一种强有力的机制,这个机制既能体现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对日工作方针,又富于行动和实践。从而可以迅速地集中而有效地发挥各部门的对日工作力量。”

  当时对日外交中还有“一老二公四大金刚”之说。“一老”指郭沫若,“二公”即西园寺公一和廖承志,“四大金刚”指廖承志麾下的对日事务专家赵安博、孙平化、萧向前和王晓云。

  廖承志是周恩来对日事务的“首席助手”、“大管家”和“不管部长”,被誉为中国头号“知日派”和“中日关系第一人”。还不到50岁,他就被尊为“廖公”。廖承志去世后,吴学文充满感情地写道:“廖承志同志是在周恩来总理直接领导下的对日工作总负责人。他把对我国外交政策的领会与运用、对日本情况的理解与分析、同日本人士父一辈、子一辈的情谊与交往,三者融贯在一起,在中日关系上发挥着特有的作用,作出了重大贡献。这种作用是他人无法代替的。”

  廖承志是国民党元老廖仲恺、何香凝之子,生在东京大久保,由日本乳母带大,被毛泽东戏称“宝贝”。1972年9月27日晚间,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临别时,毛泽东指着廖承志对田中首相说:“他出生在日本,这一次你们把他带回日本。”“廖承志先生在日本很有名。如果他参加参议院的全国区的选举,一定能当选。”受到毛泽东感染的田中首相笑着说。日本前首相铃木善幸也曾说,廖承志在日本人民心目中和“周恩来先生一样熟悉,都是为日中两国的友好与亲善尽力的无与伦比的人物”。

  要打好仗,队伍建设十分重要。后来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实战”情况表明:周恩来精心设计了两条与日本的联系渠道:一条是以姬鹏飞、陆维钊、王晓云和陈抗为代表的中国外交部部、司、处三级官方外交渠道;另一条是以王国权和孙平化、萧向前为代表的中日友好协会、中日备忘录贸易办事处及其驻东京联络处等民间外交渠道。而枢纽人物就是廖承志。据国务院原副总理、外交部长姬鹏飞回忆:“总理指定我、乔冠华、廖承志、韩念龙等人组成日本组。”

(责编:张鑫、唐璐)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