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1964年中国核爆试验在即,周恩来如何严抓安保工作?

孟红

2018年10月11日16:1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接近15时,王淦昌、彭桓武、郭永怀等科学家,陆续走进了观察所的掩体里,背对核爆心卧倒。李旭阁说,为了看蘑菇云,豁出去一只眼睛了。张爱萍说:“旭阁勇气可嘉,不可蛮干,通知所有人不许面向爆心。”

  极度紧张揪心、万分激动人心的核爆零时,终于一分一秒地到了。

  9、8、7、6、5、4、3、2、1……

  1964年10月16日核爆零时,中国原子弹爆炸如期进行,试验成功!蘑菇云升起来了!现场沸腾了!

  张爱萍抓起电话激动地向周恩来汇报说:“总理,首次核爆炸成功啦!”

  周恩来接到张爱萍直通保密电话报告试验成功喜讯,异常冷静地进一步核准,他发问:“是不是真的核爆炸?”

  张爱萍一愣,扭头问身边的王淦昌:“总理问是不是真的核爆炸?”

  王淦昌一边计算着蘑菇云的高度,一边肯定地说:“是核爆炸!”

  周恩来这才肯定地当即代表中央向原子弹研制和参加试验人员表示热烈的祝贺。他兴奋地说:“很好,我代表毛主席、党中央、国务院,向参加首次原子弹研制和试验的全体同志表示热烈祝贺!”

  当晚,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3000余名演职人员。退场时,周恩来高兴地对大家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下午3点钟,我们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了!大家可以欢呼,可以鼓掌,你们要小心,可不要把地板跳塌了哟。”顿时,欢声雷动。

  关心核爆后对附近居民辐射污染问题

  在进行原子弹爆炸试验前,还有一件事使周恩来一直挂心不已——核爆炸后放射性尘埃污染和辐射的安全问题,这是一个关系人民身体健康的大问题。

  为此,周恩来亲自指派卫生部部长钱信忠组织卫生防护队,分赴核试验基地下风400公里外居民区开展监护工作。周恩来要求参试各部门采取有力措施,使这次大气层核试验不但不能使我国人民、而且也不能让邻国人民受到超过允许剂量的放射性尘埃的污染。对此,防护队在许多地区设置监测站点,制定并采取了种种严密的防护措施。由于各部门通力合作,气象预报准确,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装置爆炸试验不仅在比较理想的条件下成功进行,而且有充分的安全保障。

  当爆炸胜利结束后大家正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时,周恩来则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已经在关注和考虑着爆炸后对人民健康安全的影响问题,特别是试验地附近地区受到放射性污染的情况和下一步核武器的发展问题,叮嘱刘杰要立即注意研究这个问题。他马上指示有关人员去立即研究敦煌、兰州一带受到放射性污染的情况。当时放射医学专家对放射性污染的严重程度估计得过高,周恩来要求专家尽快向他报告这方面的情况。

  张爱萍、刘西尧奉周恩来的指示,必然十分重视对下风向地区放射性微尘的监测工作。早在原子弹爆炸前,核试验委员会防护工作部和新疆军区防疫检查所就在10月14日联合派出了15名放射性测量、分析和化验的技术人员,在上述地区设立了监测站,并配备了监测用的仪器和收发电报的电台,原子弹爆炸后,如发现漂移过来的放射性微尘有害居民健康,立即报告试验委员会和当地政府。10月17日晚上8点,北京177办公室收到核试验基地办公室传来监测站对下风向地区放射性微尘监测的数据报告,刘杰看后立即请军事医学科学院徐海超研究员前来一起研究。徐海超是研究射线防护问题的专家,他看了监测数据后,认为有的地方空气中放射性微尘浓度已超过国家规定标准,需要赶快采取防护措施。刘杰感到问题严重,立即向周恩来报告。周恩来要刘杰和有关人员来到中南海西花厅,同时通知卫生部副部长钱信忠(当时兼二机部副部长,主管卫生防护工作)也来。

  周恩来认真地听取了177办公室工作人员关于下风向地区放射性微尘监测点布设情况和17日晚上8点传来的监测数据,并询问了射线种类、剂量单位和安全边界等方面一些问题。随后,周恩来问徐海超有什么看法。徐海超根据科学推断,回答周恩来说:“从刚才念的监测到的数据看,有几个监测点空气中放射性微尘的强度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标准。虽然超过不太多,但应引起高度重视,需要采取安全防护措施。”周恩来接着又问:“那么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呢?”徐海超答道:“我的意见是在最近一些天里,凡是超过国家规定标准的地区的居民要戴上口罩;蔬菜要很好洗净再食用;婴儿暂不吃牛奶、羊奶;人不要吃动物的甲状腺。”

  周恩来听着徐海超的意见,紧锁眉头,慎重而严肃地询问:“根据可靠吗?”

  虽然在这方面我国缺乏直接的经验,只能参考国外公布的一些数据加以推断。但是专家还是肯定地回答说:“根据我的推断是可靠的。”

  周恩来感到事关重大,立即强调说:“要谨慎对待,不要在人民群众中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稍停片刻,他接着说:“现在的问题是放射性强度超过规定的标准,对居民究竟有了什么影响,还缺少可靠的根据。”徐海超建议:“可不可以对这一地区的居民做采血检查,看血象的变化?”周恩来表示:“采血检查可以,但不能惊扰居民。可以先在驻这一地区的部队战士中采血,因为他们同当地居民都在超标的地区。根据对战士采血化验的结果再研究下一步应采取的措施。”

  周恩来要秘书王亚志把杨成武副总参谋长请来。杨成武到后即向其简要介绍了原子弹爆炸后核试验场下风向地区有的地方放射性微尘强度超过了国家规定标准。为了搞清楚这一情况对居民健康安全有什么影响,要杨成武“安排对驻地部队战士做一次采血检查”。

  周恩来还是不放心,感到问题非常严重。他思忖片刻之后指示马上给驻敦煌的部队战士验血,因为他们处在最前线,根据他们受到核心辐射的程度再决定下一步的措施。

  18日,按照杨成武的布置,下风向地区驻军某部的卫生机构经过对成百战士抽血化验,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异常。19日,张爱萍、刘西尧从核试验基地联名向周恩来报告,下风向地区有的监测点放射性微尘强度短期稍高,现已降到比规定的标准还低。随后,卫生部所属在全国各地的监测点上报的数据也表明,核试验后各地空气中放射性强度没有出现十分异常现象,对居民健康无危害,对劳动力无影响。

  就这样,直到经过反复检验、包括给在最前沿的战士进行抽血化验,没有发现异常情况。177办公室从10月18日至30日汇集的各地监测数据反映的趋势,各地区空气中放射性强度已接近自然本底,无需采取任何措施。大家心中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周恩来也才最终放下心来。

  对以后的核安保,事必谨慎、严加防范

  1965年5月,周恩来指示国防科技战线的同志说:“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这一指示被作为指导我国核试验的十六字方针。每次进行核试验,周恩来都要着重强调安全问题。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国第三颗原子弹爆炸前3个小时,周恩来专门召开有关人员参加的会议,说:“按原定计划,今天凌晨5点要进行核试验,爆炸第三颗原子弹,但是我看到天气预报的材料后发现,现在的风向和原预报的风向发生了变化,这样有可能爆炸尘埃在大陆飘过时间延长,所以把你们请来,研究能不能按原计划试验?”

  在这个紧张的时刻讨论这一问题,参加会议的同志都深深感觉出周恩来总理的担忧,大家展开了讨论。有的同志在发言中介绍了美国在比基尼亚岛的核爆炸试验对我国南海渔场的污染的监测材料和苏联进行核试验后对我国新疆北部人民和羊群影响的监测材料,并且提出这次试验的吨位和尘埃飘过的时间可能与美苏进行试验后的情况相似。

  周恩来听后马上指出:“这两份调查材料很有参考价值。”

  大家进行了一番认真的讨论。随后,周恩来综合了大家的意见,并且分析了可能出现的水源和蔬菜的污染,态度坚定地强调说:“尽管如此,为了保证试验区附近人民群众的安全,我们必须采取严格的防范措施。”

  在场的同志肯定地告诉周恩来说:“已经通知有关地区的群众做好了准备。”

  最后,周恩来请秘书将会议讨论的情况和提出的一些具体措施迅速通知甘肃省和有关部门,做好预防工作。

  待会议结束时,第三颗原子弹爆炸的试验已经迫在眉睫了。但与会者都从周恩来当时的态度意识到:如果大家认为这次核试验会影响到群众的安全,他会毫不犹豫地决定停止进行试验。因为人民的安危,在周恩来的心中高于一切。

  1970年4月24日晚,中国成功地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在此之前的4月20日,周恩来又通过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罗舜初发出指示:第一颗卫星的发射要做到“安全可靠,万无一失,准确入轨,及时预报”。在卫星准备发射期间,周恩来还要求参加此项工作的工程技术人员:要认真地、仔细地、一丝不苟、一个螺丝钉都不放过地进行发射前的准备工作。

  进入晚年的周恩来,是以惊人的毅力忍着癌症的病痛领导中国的尖端科技事业的。

  1970年,周恩来又在一次专委会上明确我国的核电站建设应该遵循“安全、适用、经济、自力更生”的方针,并把“安全”放在首位。

  1974年3月31日和4月12日。周恩来再次主持召开中央专门委员会会议,主要讨论的是有关和平利用原子能的核电站工程问题。这时,他即将进入医院接受手术治疗。

  在3月31日的中央专委会会议上,周恩来听取了“728秦山核电站工程”技术情况的汇报。周恩来最为担心的是核电站的安全问题。他提出:“必须注意核电站的安全问题。”“核电站的设计建设,必须绝对安全可靠,特别对放射性废水、废气、废物的处理,必须从长远考虑。一定要以不污染国土、不危害人民为原则。对这项工程来说,掌握核电技术的目的大于发电。”

  周恩来深思了一会儿,叮嘱与会人员说:“在南方选址要注意防潮、防腐蚀、防风化;要想到21、22世纪,要为子孙后代着想。”他还指示有关部门:“一定要选派优秀设计人员支援该项工程建设,以此锻炼一支又红又专的技术队伍。”

  在4月12日周恩来主持的审查另一工程项目的中央专委会会议上,他详细听取了这一工程的设计方案,询问了其中的问题后对原设计方案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你们没有把钻探、水文、地质的情况搞清楚就要定点,这是很不正确的,也是很危险的,你们要搞‘洞里洞外连成一片’的设计方案是不对的,是严重的失误。”周恩来停了一下又说:“今后在基本建设中,一定要注意用水的水量问题,不能没有控制地向地下抽水,地下水抽得过量,会导致地面下沉,不注意这些就会带来大问题,产生后患……”周恩来在会议快结束时,用满怀深情和希望的眼神看着与会人员,叮咛大家说:“一定要牢记,我国的尖端事业现在还处在初级阶段,一定要争取时间,尽快搞上去!”

  这是自1962年中央专门委员会成立以来,周恩来最后一次主持会议。不久,他住进医院,再也没能回到中央专门委员会的会议桌上。一生情系中华民族腾飞的周恩来,与病魔顽强斗争两年后,于1976年1月8日驾鹤西去。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