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邓颖超到广州准备与周恩来结婚 陈赓接丢新娘

陈永红

2018年07月26日14:38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难产铸成丧子之痛

  难产铸成丧子之痛

  仗着年轻,底子好,邓颖超的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1926年,邓颖超又一次怀孕了,她满怀喜悦,立刻告诉了周恩来,周恩来也十分高兴,笑着说“好,我们将有革命的下一代了!”这次邓颖超吸取了上次流产的教训,十分注意保重身体,妈妈也在广州陪伴她,照顾她,每天为她准备营养丰富的饮食。渐渐胎儿越长越大,会动了,每逢此时,邓颖超就会感到一种乐趣,她陶醉在年轻母亲的憧憬里,盼望自己和恩来爱情结晶的小生命快点降临。这年冬天,邓颖超怀孕6个月了,中央调周恩来到上海军委机关工作,组织领导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行前周恩来再三叮嘱妻子保重身体,祈望这次能生个可爱的孩子,邓颖超满口答应。

  1927年4月初,邓颖超预产期到了,她在母亲的陪同下,住进了广州长寿西路德国人开办的保生医院待产。满怀期望的邓颖超这次分娩竟然很不走运,她赶上了一个血雨腥风的时节:原本正在进行的国共合作,突然交恶,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国民党军队向手无寸铁的共产党和工农群众大开杀戒,许多共产党人被捕,惨遭杀害。当时邓颖超化名住进了医院。由于胎儿太大,邓颖超难产了,三天三夜生不下来,她躺在产床上,浑身冒汗,痛如刀绞。负责接生的王德馨医生是广州著名的妇产科医生,她用了很多办法,孩子还是没生下来。时间一天天过去,王德馨告诉邓颖超:再拖下去,大人孩子都很难保住了。邓颖超的母亲杨振德是位中医, 精通脉理,她替女儿把了把脉,不禁暗吃一惊:女儿已到生死的临界线,如不采取断然措施,免不了因失血过多而死。于是,杨妈妈请求王德馨医生当机立断,以抢救大人为重。邓颖超流着泪不答应,她知道周恩来是那么喜欢孩子,自己第一次随随便便打胎,已经很让他生气了,怎么能够再次让他失望呢?杨妈妈耐心地劝导她:“小超,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还年轻,将来还会有孩子的。”当时,妇产医院还不能施行剖腹产手术,不得已, 王医生只好用产钳夹住婴儿拖出母体。孩子出生后,因头颅严重受损,不幸夭折。很可惜,这个又白又胖的男孩, 这个脸庞和父亲一样英俊的儿子,未能在人世间“哇”地哭一声,便去了!躺在产床上的邓颖超看见儿子小小的身躯一动不动,顿时感到撕心裂肺地剧痛,她的手指深深地抠进了棉被里,嘴唇哆嗦着,热泪在眼眶里涌动……

  为革命永远失去了做父母的机会

  难产的消耗,失子的悲痛,使邓颖超的身体极度虚弱,她需要精心调养,更需要丈夫的慰藉,她不知道,远在上海的周恩来已被蒋介石悬赏20万银元追捕。在发生严重政治变故的关口,一直忙于转移干部和组织反击的周恩来仍然记挂着在广州生孩子的妻子,他给广州军委机关发来密电,要邓颖超迅速离开广州到上海来。广州也跟着风云突变了。1927年4月15日,军阀陈济棠开始大规模搜捕和屠杀共产党人,位于南华银行二楼的中共广东区委、军委机关也遭到了搜查,幸而一位机警的同志已把刚收到的周恩来给邓颖超的电报交给了一位工友,嘱咐他务必面交邓颖超本人。这天,一位打扮入时、戴着耳环、涂着口红的“贵夫人”走进了邓颖超的病房,邓颖超还以为她走错了房间,仔细一看,原来是广东省委妇女部的陈铁军。

  拂晓时刻,大批军警包围了中山大学,正在中山大学的陈铁军在工友的帮助下,爬过高高的墙头,侥幸逃脱出来。广东省委让她赶快把事变的消息传给正在住院生孩子的妇女部长邓颖超。为避免暴露身份,陈铁军有意装扮成贵妇人,冒着危险来到医院,告诉邓颖超国民党右派已经叛变,正在到处搜捕中共党员和进步分子,组织上通知她立刻离开广州。此时,杨妈妈也拿着工友刚刚送来的周恩来的密电进门了。情况紧急,邓颖超必须马上转移,但广州的党组织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怎样离开广州只能靠她自己想办法了,而产后虚弱的身体让她怎么走得出去呢?非常时刻,邓颖超只好冒险了,她把求助的希望放在为她接生的医生、护士身上,她知道保生医院是一所教会医院, 这里的医护人员都极富爱心,自己在住院期间和他们的关系又相处得非常好。当晚邓颖超把主治医生王德馨请到病房里,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面临的险恶形势向她全盘托出。王德馨怎么都不能相信,这位随和的“李太太”,居然就是赫赫有名的广东妇女运动领导人邓颖超,又是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夫人。王德馨医生是一位基督教修女,颇具人道主义思想,她虽远离政治,但敬重邓颖超的人品。邓颖超的孩子没能存活,内心一直很难过,但对医生、护士从来没有一句责备的话,反而安慰她们:“我知道你们尽了最大的努力,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医生、护士们对邓颖超都很同情,很尊重,现在看到她有了难处,她们不能坐视不管。

  王德馨医生找来韩日修护士长一起商量,很快想出了一个办法,保生医院定期要派人坐德国领事馆的小电船, 去香港采购药品,她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把邓颖超母女送出广州。不过,小电船不是每天都有,还要等几天才能去香港,医院门外警车来回呼啸,军警随时可能进来搜捕, 怎么办?热心的王德馨医生、韩日修护士长不顾危险,赶紧把邓颖超母女转移到后院,隐藏在一间偏僻的小屋,反锁上门,一天三餐都由韩日修护士长亲自送来。时局越来越紧张,保生医院也没有幸免国民党右派的搜查和追捕。一天,一名军官带着几十名士兵,气势汹汹地冲进医院, 追问邓颖超在哪间病房。王德馨医生回答:“只有位姓李的产妇,但孩子死了,人已出院了!”军官不信,就指挥士兵搜查。德国院长听到吵嚷声,走过来厉声喝道:“这里是德国教会办的医院,决不允许中国军队搜查!”一见洋人出来,那个国民党军官带着士兵灰溜溜地走了。几天后的一个傍晚,秉直仗义的王德馨让邓颖超和她的母亲化装成医院的护士和工友,护士长韩日修化装成“艇妹”, 一起登上长寿路河涌上的小船直出白鹅潭,乘上德国领事馆的小电船,顺利地离开了广州,去了香港,又从香港买船票辗转前往上海。海上的风浪很大,船只剧烈颠簸,刚刚生产后的邓颖超身体还很虚弱,她晕船了,一路呕吐不停,把黄水都吐出来了。1927年5月1日,邓颖超母女终于到达上海。由于邓颖超生孩子时过度紧张疲劳,加上产后特务一路追捕,根本得不到休息,她的子宫没有收缩,身体损伤很大,医生检查后说:今后很难再怀孕了。年轻的周恩来和邓颖超就这样为了革命事业永远失去了做父亲和母亲的机会,这一损失是不能弥补的,可是想到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理想所付出的代价,他们就不再痛苦了, 重逢的喜悦充溢在两人彼此的心胸,虽然形势严酷,但心中却依旧甜蜜幸福。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