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周恩来抱病主持最后一次国庆招待会 全场掌声雷动

春 紫

2018年07月20日15:08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周恩来总理为党和人民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生命中的诸多“最后一次”,也颇为感人、可圈可点。

  1974年5月29日,在人民大会堂与马来西亚总理举行会谈。这是他同外国首脑的最后一次正式会谈

  1974年5月28日,马来西亚总理拉扎克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当晚,欢迎宴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主持宴会的周恩来和拉扎克都发表了重要讲话。周恩来说:“实现中马关系正常化,是符合中马两国人民利益的。拉扎克总理这次来我国访问,两国政府将正式宣布建交,从而揭开了中马关系史上新的一页。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表示热烈的欢迎!”拉扎克说:“我这次到北京访问,其目的是要恢复和加强我们两国悠久的关系。这次访问,将实现两国外交关系的正常化……马来西亚热诚地欢迎我们之间的关系发展。我深信,我们两国对促进相互的谅解会做出重要的贡献。我也是本着这种精神展望更加幸福和更加光明的未来。”

  29日傍晚,周恩来和李先念一起在人民大会堂,就中马建交问题同拉扎克举行会谈。这时,周恩来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为了预防意外,医护人员做好了随时抢救的准备。周恩来以顽强的毅力坚持整个会谈过程并最终达成协议。这是周恩来最后一次同外国首脑举行的正式会谈。

  31日晚,他和拉扎克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中马两国建交公报。这对改善中国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是一个重要的突破。之后,中国与菲律宾、泰国的建交公报也都由周恩来亲自签署。

  1974年6月1日,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工作生活了20余年的中南海西花厅

  1972年5月,周恩来在一次身体常规检查中发现患了癌症。此后,长期的超负荷工作,“文化大革命”中数不清的磨难,使他心力交瘁,病情急剧恶化。1974年6月1日,周恩来不得不住院治疗。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

  这天中午,周恩来到办公室整理了一会儿文件,嘱咐秘书带上他要看的书和待批的文件,并口授了“六月一日后对送批文件的处理意见”。然后,穿起中山装,披上藏青色大衣,缓步来到院子里。

  周恩来站在等候的汽车旁迟迟不肯上车,对这个工作和生活了20余年的院落看了又看,凝望不语。此去何日再能回返这处温暖的怀抱,他虽不是医生但作为一国总理的他,很清楚自己的病况,更何况他关心爱护的陈毅、陶铸和王进喜等同志都是他眼睁睁地看着被癌症夺去了生命的。然而,周恩来没有沮丧,他满怀信心地打定主意,要积极配合治疗,尽可能地延长生命,争取在有限的日子里为国为民再多做些事情。

  临上汽车前,周恩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细细地凝视着室内他所熟悉的每一件物品。驻足沉思了一会儿,再次步出屋子。

  几十年来,他多次出国访问、到外地视察或开会,曾经无数次地离开过西花厅。但是,这一次,恐怕真是要同这个熟悉而亲切的地方永别了。想到这儿,他又情不自禁地回头,最后多看了几眼。

  当天下午,载着76岁高龄的共和国总理的汽车驶出了中南海,开进位于北海公园西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三O五医院。在这里,周恩来度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刻。

  1974年9月4日,在一份关于祖国统一问题的文件上认真批示,且最后四字为“托托托托”。这是他批示的关于台湾问题的最后一份文件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是周恩来长期萦绕在心的一大愿望。他多次说:对台工作急是无用的,今后可能会拖下去,我们这辈子如看不到祖国统一,下一代或者再下一代总会看到的。“我们只要播好种,把路开好就行。”

  “文革”开始后,对台工作遭到很大破坏。1972年中美关系恢复正常后,对台工作才又开始出现新的转机,艰难地向前推进。这时,周恩来已重病缠身。然而,对台工作一直由他直接领导,一些台湾问题的重要文电仍要送他签发。

  1974年9月4日,周恩来在一份关于祖国统一问题的文件上认真地作了批示,批示最后的4个字是“托托托托”。这是他批示的关于台湾问题的最后一份文件。这4个“托”字不仅是留给负责对台工作的同志最后的嘱托,也是他对全国人民的嘱托。

  周恩来虽然躺在病床上,心里却时刻惦记着远在台湾的朋友。当他听说张学良患了眼疾有失明的危险时,十分着急,立即请负责对台工作的罗青长查明情况。更令人感动的是,直到生命垂危之际,他对祖国统一问题仍念念不忘。

  在1975年9月的那次手术中,周恩来癌细胞已全身扩散,无法医治。邓小平指示医疗组要为周恩来“减少痛苦,延长生命”。随后几个月里,周恩来身体愈来愈虚弱,但头脑却十分清楚,他在努力思考着还有哪些重要问题需要交待。

  12月20日上午,他再次从昏迷中醒来,医务人员俯身问:“总理,您想喝点水吗?”周恩来摇摇头。又问:“你哪里不舒服吗?”周恩来仍摇头。然后他用微弱的声音吃力地说:“我要见罗部长。”“是罗青长同志吗?”他点点头,眼中流露出急切的目光。

  得到中央的批准后,罗青长立即驱车奔往医院,耳畔响着邓颖超的叮嘱:“恩来病得很重,你要有思想准备,见了他不要太难过,一定要克制。”

  见到明显憔悴虚弱下去的总理,罗青长还是忍不住哭了。这时,周恩来正在发高烧,体温高达38.7°C。他吃力地紧紧握住罗青长的双手久久不放,声音低弱地说:“青长同志,想不到我一病,就病成这个样子,今天还能见到你……”

  听到这里,罗青长泪眼模糊,声音哽咽。但是,一想起邓大姐的叮咛,他强忍悲痛,连声说:“党政军的同志们都问候您,全国人民都关心您,希望您早日恢复健康。”

  周恩来会意地点点头,随后便非常吃力地向罗青长询问台湾近况及在台朋友的情况。说着说着,他的声音低落下去了,双眼逐渐合上了。

  罗青长急忙劝他休息一会儿,可是他却顽强地睁开眼睛,喝了一点水,又继续谈下去。他嘱咐罗青长道:“不能忘记那些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们……”直到病痛再次把他折磨得说不出话来,他才疲倦地闭上双眼。然而,只是稍歇了片刻,他又强打起精神说:“我休息十分钟,你等一等,我们再谈谈。”听到这里,罗青长再也忍不住了,背过脸去,泪如雨下……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