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周恩来与习仲勋的真挚情谊

薛庆超

2018年07月10日15:12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遭诬陷后周恩来挺身保护

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习仲勋因所谓“《刘志丹》小说问题”遭到诬陷,在“文革”中又受到残酷迫害,被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 16年之久。他始终保持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坚信“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历史发展终究会否极泰来。其中,周恩来的关心、保护,是他大难不死、度过难关的重要因素。

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康生给毛泽东写了一个条子:“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对习仲勋进行诬陷。这对于一心一意干工作的习仲勋来说“真是晴天霹雳,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习仲勋回忆说:在全会上,那个“理论权威”(康生)欺骗和煽动一些人向我发动攻击,各种莫须有的帽子,一齐向我抛来。在这种情况下,使出席全会的同志一时无法明了事实真相,我只好向恩来同志请假,说:“我最好不再参加会议,让我好好想想问题,花点时间准备一下,检查我的错误。”我正在陷于极端苦恼的境地中,恩来同志受党中央、毛泽东同志委托,和陈毅同志找我谈话。

陈毅宽慰我说:“我犯的错误比你还大,改了就好,要努力振作起来。”恩来同志亲切地握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党中央和毛主席对你是信任的,让你代表政府做了许多工作,即使出了《刘志丹》小说这个问题,错了就改嘛。我们还是好朋友,千万不要有一念之差。”这包含着党的温暖和阶级友爱的语言,感动得我忍不住流出了眼泪,我向恩来同志表示我的决心: “总理,您放心,这点我还不会。我准备回农村去做个农民,革命也不是为了当官,种地同样可以革命。”

周恩来的关怀使习仲勋受到很大鼓舞,深信自己的问题终究是可以搞清楚的。周恩来让习仲勋的秘书派车把习夫人齐心接回家。齐心一到家,周恩来就马上和她通电话,要她请假留在家里陪着习仲勋,并细心嘱咐她,要防备习仲勋有一念之差。习仲勋理解周恩来对自己的关怀之深。他告诫自己:要革命到底,为祖国社会主义事业贡献微薄力量,我不会有一念之差的。

康生企图把习仲勋等人置于死地,定性为“习仲勋反党集团”。周恩来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在中央会议上提出,不能把习仲勋定性为“敌我矛盾”,他还是我们的同志,可以把他安排到中央党校附近,找个安静的房子,让他住在那里学习。中央接受了周恩来的意见,这就暂时保护了习仲勋。1963 年,他到中央党校学习,实际是接受“审查”。1965 年夏天,他写信给中共中央和毛泽东,要求“去农村生产队,参加集体劳动锻炼”。随后,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安子文找习仲勋谈话,宣布中央让他到洛阳矿山机器厂担任副厂长的决定。他表示服从中央安排。洛阳矿山机器厂《厂志》记载:1965年12月,根据上级安排,时年52岁的习仲勋挂职下放,任洛阳矿山机器厂副厂长。这次下放工厂,习仲勋不坐办公室,一直在车间参加劳动,和工人打成一片,增长了许多工业知识和管理经验,为日后复出打下了深厚基础。习仲勋写的《我在洛阳矿山机器厂的一年》中说:“我在‘洛矿’的一年,也是我在生活征途中度过的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我要时刻珍惜它,借以砥砺自己。我在‘洛矿’的一年,实际上是上了一年的工业大学。我走出厂部,直接下到车间,与工人在一起,参加生产劳动,与工程师、技术员打交道,学习求教,这使我的眼界大开,增长了许多工业生产和管理方面的知识。” “通过与工人的共同劳动和交往,更使我亲身感受到工人阶级的高尚品质和优良作风。”“他们是我的好老师、好朋友。”

“文革”期间,习仲勋被抓回陕西挨批斗。周恩来得知后,在接见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时批评了这种做法。他说: “他们不通过中央,私自把习仲勋抓到西安,这是十分错误的。现在习仲勋成了你们手里的‘刺猬’,看你们怎么办?”周恩来的意思很明白:习仲勋的案子属于毛泽东直接掌握的案子,陕西的群众组织根本没有资格过问。

4月5日,习仲勋致信周恩来,鉴于身体支持不下去,请求关注。周恩来为了保护习仲勋的人身安全,征得毛泽东同意后,1968 年初派出飞机,将习仲勋从西安接到北京,交给北京卫戍区“监护”。这对习仲勋来说,等于被保护起来。1972 年冬,齐心和孩子们商量,决定给周恩来写信,要求探望习仲勋。周恩来很快满足了这个要求。于是,齐心和孩子们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亲人。

悼念周恩来

1974年12月,毛泽东对《刘志丹》一案批示:“此案审查已久,不必再拖了,建议宣布释放,免予追究。”1975年5月17日,专案组通知习仲勋向毛泽东写信,“最多不超过4页,越少越好”并指明要写的问题。两天后,专案组对习仲勋宣布: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恢复‘文革’以前的结论”,解除监护。

此后,习仲勋被下放到洛阳耐火材料厂将近3年。他同工人们在一起,感受到人民群众的淳朴和善良。有一次对工人们谈起党史时,他说:我们党从成立到现在已经 50 多年了,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胜利是很不容易的。有多少先烈为了社会主义在中国的胜利实现前仆后继英勇牺牲了。他们是英雄。我能够活到今天,那时候连想也没想过。我在 1935 年和刘志丹等同志被“左”倾路线整得差点被杀,但我坚信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1962 年,我因《刘志丹》小说被打成“反党分子”被审查了 3 年,1965 年底,分配到洛阳矿山机器厂当了副厂长。“文革”开始后,我被红卫兵揪到西安批斗,又送回北京监护 7 年半。但我要活下去。我们国家、党内出了坏人,这只是暂时现象,正气一定要战胜邪恶,真理永远是真理,我虽然已 60 多岁了,但我绝不能白白地死去。我要用有生之年,继续为党、为人民做出贡献。

工作之余,习仲勋经常与工人们聊天。每当谈到周恩来时,习仲勋总是情真意切,说:周恩来真是肝胆相照,鞠躬尽瘁,忠心耿耿为人民。我担任国务院秘书长和副总理期间,经常和周恩来在一起工作、开会。他精力充沛,常常从白天干到深夜,困极了就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又起来干到黎明。有几次周恩来开会到深夜,见我有些倦意,就告诉我明天不要来了,好好休息一下。周恩来时时刻刻关心着他人,惟独忘记了他自己。古今中外,这样的好总理真是难得啊。

周恩来逝世时,习仲勋十分震惊,眼含热泪,用松树枝和柏树枝做成花环,放在周恩来遗像前,表示沉痛吊唁。他向中央发出唁电:我在周恩来身边工作10年,情深谊厚,周恩来临终前没能见上一面,如今又不能亲自去京吊唁,是我终生遗憾。

习仲勋一直铭记并身体力行周恩来的谆谆告诫: “一个好的领导,要善于坚持正确意见,也要善于听取别人正确的意见,还要有勇气放弃自己的错误意见;要善于说服别人接受自己的正确意见,也要敢于接受别人的正确意见。这就有了民主,自己就能兼听多听,兼听则明嘛。”习仲勋恢复工作后,在《人民日报》发表《永远难忘的怀念》一文,饱含深情,情真意切,怀念周恩来与自己的真挚情谊。这是两个革命家的深厚情谊。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