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国共和谈:周恩来借机挽留张治中 秘密救出其全家

成元功

2017年11月28日08:3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进入《周恩来总理卫士长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 成元功 著

编者按: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推出了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成元功撰写的《周恩来总理卫士长回忆录》一书。本书作者在周总理身边工作多年,他用饱醮深情的笔触详尽地描写了在总理夫妇身边的所见、所闻。以下为本书节选。(孙琳)

周总理与张治中

张治中,字文白,原系国民党的高级将领,1949年作为南京政府的首席代表,乘飞机到北平和谈。谈判破裂后,他没回南京而留在了北平。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并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当时,谈判破裂后他之所以没有回南京,与周副主席的诚挚关怀和劝说有极大的关系。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两党曾经进行两次和谈,一次是1945年,一次是1949年。1945年是在重庆,而1949年这次是在北平,也即现在的北京。重庆和谈,蒋介石的目的在于收编我在抗日战争中日益壮大的八路军、新四军,实现国民党一党统治。而北平谈判,则是在国民党军队节节失败后,蒋介石宣布“下野”,躲在幕后,由代总统李宗仁出面,妄图搞“划江而治”,在长江以南维持半壁江山。

机场冷遇

这次谈判是4月1日开始的。南京政府的代表是张治中、邵力子、黄绍竑、章士钊、李蒸,后来又增加了刘斐。我方代表是周恩来、林伯渠、林彪、叶剑英、李维汉,后来又增加了聂荣臻。会谈以小型会议为主,小会在东交民巷六国饭店,后改名国际饭店,即现今的华丰宾馆,大会在中南海勤政殿。

南京代表团是4月1日下午两点达北平的。同来的除张治中等5人外,还有代表团顾问屈武等其他工作人员20多人。按惯例,周副主席作为我方首席代表,应当到机场去迎接,但周副主席没有去,其他和谈代表也没有去,去的是北平市副市长徐冰、和谈代表齐铭燕、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等人。张治中等人受到如此冷遇,颇感不快,也不理解。因为张治中在1946年落实“整军方案”和解决花园口问题上,曾和美国代表马歇尔同周副主席打过很长时间的交道,那时他对周副主席的印象是彬彬有礼,进退有节而不失原则,由衷钦佩敬仰,而这次却如此怠慢,颇感不快。直到晚上6点,周副主席和中共代表团其他成员,到六国饭店去看望,并设宴招待,他和邵力子等人胸中的不快才豁然冰释。

周总理与张治中饭后,周副主席和林伯渠约张治中和邵力子谈话。谈话中,周副主席严厉质问张治中,你是南京政府的代表,还是蒋介石的代表?张治中说,当然是南京政府的代表。周副主席又问他,你既是南京政府的代表,为什么离开南京前还要到溪口去见蒋介石?张治中嗫嚅着说,蒋虽然已“下野”,退居溪口,但军队还在他手上,和谈如果得不到蒋的同意,即使协议达成也没有用。周副主席当即指出,文白先生(张治中,字文白,那时都称字不称名)不知你考虑过没有,你这样只会加强蒋的地位,混淆视听,证明蒋有力量控制南京代表团,控制和谈。接着又斩钉截铁地说,这种由蒋导演的和谈我们是不能接受的,历经战乱的人民也是不能接受的。这时,张治中和邵力子才明白,周副主席为什么不到机场去迎接。事出有因,是张治中先到溪口见了蒋介石,而后才有机场的怠慢和冷遇!

(责编:张鑫、唐璐)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