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周恩来生前最后一个请求:骨灰不保留,要撒掉

秦九凤

2017年11月01日15:1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邓颖超手捧骨灰盒

本文原载于《红岩春秋》,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周恩来的骨灰到底撒在了何处

厚葬祖先,泽被子孙,这是我们中华民族沿袭了几千年的传统习俗。然而,我们的开国总理周恩来却是个例外。他出任国家总理之后,不仅没有为自己家中的先人修陵造墓,还用各种方法把绍兴、淮安和重庆这3处的先祖及父亲的坟地就地平掉,并交给当地农民耕种和使用,首开中华民族殡葬改革的先河。对于这件事,周恩来说:“人死了,不做事了,还要占一块地盘,这是私有观念的表现。”不仅如此,周恩来还在生前留下嘱咐:死后火化,不保留骨灰,把他的骨灰撒向祖国的山山水水。

周恩来的骨灰到底撒在了何处?每一处都有些什么含义?似乎该告诉人们了。我因为在淮安周恩来纪念馆工作的关系,曾先后数次接触和拜访过参与撒周恩来骨灰的3人:时任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的罗青长;时任西花厅党支部委员、周恩来生前卫士高振普;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郭玉峰,多次聆听他们关于撒周恩来骨灰的情况和撒在每一处的含义。

遗言骨灰不保留 哭声震颤大会堂

周恩来辞世的当天,邓颖超同志向党中央提出了周恩来生前的最后一个请求:骨灰不保留,要撒掉。

3天后,邓颖超把张树迎,高振普叫到她的办公室,对他们说:“恩来不保留骨灰的请求,党中央已经批准,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要研究一下,把他的骨灰撒在什么地方。”

周恩来的逝世,给全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多年在他身边工作的张树迎、高振普的悲痛之情更不用说。邓颖超同志继续说,“你们是跟随恩来工作多年的人,他的最后一个请求已得到中央批准,就由你们二人执行撒骨灰的任务。这也是你俩为恩来同志做的最后一件事……”

邓颖超同志说不下去了,张树迎、高振普两人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邓颖超强抑悲痛,安慰他们说:“接到中央批准撒掉恩来骨灰的消息后,我很高兴。高兴的是,恩来生前说过,他担心他在我前面去世而我替他办不成这件事。今天终于可以办成了,他的遗愿就要成为现实了。我们要共同为实现他的这一遗愿而继续工作。我也很想亲自去撒,但是,目前的条件已不允许我去做了。因为天气太冷了,我年岁又大了,一出去‘目标’就大。恩来同志是我们党的人,你们二人都是恩来所在支部的支委成员,所以我委托你们二人去做这件事。我们靠基层支部,就相信你们一定能很好地完成这一特殊任务。”邓颖超说的“目标”是指当时亿万人民对周恩来逝世的哀痛和对撒周恩来骨灰的关心。因为如果有人知道周恩来的骨灰撒在哪里,人们就会想方设法地去举行各种悼念周恩来的活动,所以撒周恩来骨灰这件事必须严格保密。

邓颖超同志的一番话,既道出了周恩来生前遗愿的深意,也是对周恩来身边工作人员的莫大信任。于是,张树迎、高振普和邓颖超秘书赵炜3人先后到北京的玉泉山、(北)京密(云)引水渠道等几个地方察看。1月份,整个北京天寒地冻,结果没有选择到一个合适地点。最后还是由中央决定:派飞机去撒,由罗青长、郭玉峰、张树迎和高振普4个人去执行撒骨灰的任务。撒的地点也是根据周恩来生前遗愿并由中央同意的。

1月15日下午,周恩来的追悼大会结束后,邓颖超领着张树迎等原西花厅工作人员以及罗青长、郭玉峰等走进人民大会堂的西大厅。周恩来的骨灰静静地放在那里,上面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人们跟着邓颖超同志,立正、低首、默哀。

周恩来的遗体火化进行得非常顺利,只是当时花150元钱买的骨灰盒装不下他的全部骨灰,不得不临时从八宝山找来一只比较大的空花瓶,将周恩来火化后的裤扣、金属钮扣等遗物和部分骨灰另装进这只花瓶里。

(责编:张鑫、唐璐)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