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周恩来与吴国桢:从义结金兰到分道扬镳

马若寒

2017年09月11日11:4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周恩来与南开同学吴国桢曾义结金兰,可在政治道路的选择上却是“同窗不同路”。

义结金兰

1914年,11岁的吴国桢考入天津南开中学,比周恩来低一级。周恩来是南开中学的活跃分子,在学校里经常有惊人之举。

1915年,南开中学的壁报上出了一则以孟子的话为谜面的灯谜:“犹兽之走圹也,打一新名词。”同学们都被难住了,要求公布谜底。等到无人在场的时候,周恩来悄悄将谜底贴了上去。不久,同学们都知道了这新名词是“田径赛”,学校顿时一片哗然。乍一看,这灯谜很有点意思,但仔细斟酌,有人觉得牵强,更有人认为这是骂人。尤其是那些参加田径赛的学生,更是愤愤不平,联名要求学校查明处理。学校正为难,周恩来主动站了出来,承认灯谜是自己出的,并且表示道歉。此举博得了很多人的好感,但有些运动员还是难以平息心中的怒火,周恩来一一到他们的宿舍,当面道歉。吴国桢的哥哥吴国柄当时是学校小有名气的田径运动员,周恩来来道歉时,吴国桢恰巧在哥哥的宿舍玩,两人自此结识。

几天后,周恩来路上遇见吴国桢,两人热情地寒暄起来。周恩来是个细心的人,想起那天自己道歉时,吴国桢正在一边写什么,便问起这事。吴国桢回答说:“我在写日记。”周恩来连声说:“好极了,好极了。”以后,周恩来便经常借阅吴国桢的日记,还在自己办的学生会会刊上将其摘要编出。吴国桢开始在南开校园里小有名气,写作能力也有极大的提高,后来他甚至被人推崇为“天下第一刀笔”。

在周恩来与吴国桢交往的同时,吴国桢的另一位同学李福景也经常与他们在一起,三人很快成为南开校园的“三剑客”。有一次,南开要举办演讲比赛,周恩来报名参加,还动员吴国桢、李福景一道报名。吴、李两人那时还没有见过演讲什么样,表示要先看看再说,结果只有周恩来一人上场。吴国桢后来回忆说:“年轻的周恩来眉目清秀,说话声音略尖,演讲时出口成章,结果得的是第五名。”

说来有意思,在南开中学,周、吴两人在演讲方面只是稍有尝试,日后却都成为了大名鼎鼎的演说家。

三人对演话剧也产生了兴趣,但吴国桢上不了台,因为吴国桢自小爱笑,一笑就一发不可收,哪怕拼命掐自己手心也无济于事,当他看到周恩来和李福景的扮相后总是忍俊不禁,所以无法登台。

有一次,张伯苓的弟弟张彭春从美国学戏归来,他编了个《一元钱》的剧本,女主角非周恩来莫属。两朋友转而鼓励吴国桢出演,并让他演女主角的丫头这个角色。为怕他笑,还特地做了补台的准备,一旦吴国桢笑,周恩来扮演的女主角就说:“你这丫头,没事就笑,你还是回家等着我打你吧,不必跟我去了。”

周、吴、李三人经常同来同往,日子一久,彼此都产生了倾慕之心。周恩来提议三人结拜为异姓兄弟,吴同桢首先赞成,李福景也点头应允。

正当周恩来考虑选择一种庄重的仪式来结拜时,李福景说只要感情真,结义倒不必。如果结义,彼此就要以大哥、二哥、三弟相称,这样太露痕迹,反而不好。

周恩来只好和吴国桢先结拜再说。这期间,周恩来曾到吴国桢在北京的家,并拉他到照相馆照相。当时,周恩来身着薄长衫,吴国桢也想这样穿戴,但吴国桢的母亲没有同意,硬叫他穿学校的童子军制服。当时周恩来坐在长靠椅上,吴国桢站在椅子的后面,两人手牵着手,面带笑容,场面非常温馨。很可惜,后来吴国桢遗失了这张照片,还是几十年后吴国桢的女婿访问大陆,才有人将这张照片托他送到了吴国桢手上。

民国人都称名而不用字,但他们却各自取了个“私字”,周恩来的叫“翔宇”,吴国桢的是“峙之”。这成了他们以后互相的称谓。

(责编:张鑫、唐璐)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