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襄阳人潘文郁是张学良的机要秘书,转交重要情报暴露中共特工身份——

周恩来称他:有重大贡献而过早牺牲

王平 熊廷华 姚景灿

2019年10月08日17:15    来源: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讯 图为:解放后,廖素丹向党组织反映潘文郁情况的信件。

  图为:潘文郁妻子廖素丹。

  图为:国家颁发给潘文郁的烈士证书。

  图为:潘文郁长子潘湘生(右)和次子潘平生(左)1953年12月的合影。  图为:儿子潘湘生收集的关于父亲潘文郁的资料。

  通讯员 王平 熊廷华 姚景灿

  老汉口曲曲折折的小巷,转几个弯,来到省委党校退休教师潘湘生的家。潘湘生今年85岁高龄,仍耳聪目明、思路清晰,家门口“光荣烈属”的牌匾干净闪亮。“父亲牺牲时,我只有3岁,那天,母亲大哭一场,哭到吐血,我隐约知道,爸爸出事了。”6月7日,追忆父亲最早的印象,潘湘生双眸噙泪。他小心翼翼捧出一个帆布袋,里面收集着关于父亲的各种资料。由于父亲牺牲较早,以致于潘湘生都没有一张父亲的照片。

  他是中共六大代表,为周恩来当翻译,《资本论》最早翻译者之一

  潘湘生的父亲名叫潘文郁,1906年出生于襄阳东津湾。1920年考入湖北省第二师范学校,成为萧楚女(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的学生,深得器重,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秋,苏联帮助中国培养干部,在莫斯科筹办中山大学。中共中央从湖北选拔了11人,潘文郁是其中之一。潘文郁学习勤奋,不到半年就能阅读俄文书报,不久被学校选拔为课堂翻译。

  1928年6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莫斯科召开,潘文郁被指定为“六大”代表,担任周恩来等领导同志的翻译,为大会笔译和整理了很多文件资料。周恩来离苏前,建议潘文郁回国工作,潘文郁欣然应允。同年9月,潘文郁回到上海,在中宣部筹办机关报《红旗》。

  1931年7月22日,因叛徒出卖,潘文郁被捕入狱。1932年出狱后,他失去了与党组织的联系,十分苦闷,开始翻译《资本论》,先后译出了第一卷第二、三分册(约40万字),于1932年8月、1933年3月以潘冬舟署名、由北平东亚书局出版。这两本书是马克思《资本论》最早的中文译本之一,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

  和妻子连夜抄写“围剿”机密文件,时间来不及转交原件

  《资本论》的发行让中共地下党“北京特科”找到了潘文郁,1933年,潘文郁又重新为党工作。

  1934年2月,张学良被任命为鄂豫皖“剿总”副司令,党组织指示潘文郁通过在东北军中任职,接近张学良。经人介绍,潘文郁与张学良在北平见面,潘文郁的才华深得张学良赏识,后随军南下来到武汉行营,担任机要秘书一职。

  潘文郁在地下组织的支持下,仅用了一周时间,把红军能公开的,如重大事件、发展历史等按词条编纂成“匪情辞通”的小册子。张学良非常满意,亲自作序,下令部队官兵随身携带。自此,潘文郁在张学良心中的地位大大提高,张学良有什么重大问题都向他请教,还张口闭口称“老师”。除了为张学良讲解马克思主义以及《资本论》,潘文郁还教他俄文。

  “围剿红军”行动中,潘文郁将“接触”到的“剿总”军事机密,及时传递给“北京特科”。第五次反“围剿”后期,红军连连失利。面对重要情报,潘文郁决定冒一次险。趁着夜色,他把机密文件带回家,和妻子廖素丹一起昼夜抄写。

  其中,核心机密《豫鄂皖剿匪兵力配置图》详细印有“剿总”所属部队番号、兵力、驻地,以及团以上主要军官姓名等情况,只发给少部分高官,潘文郁手里的是他负责存档的。文件太长,天亮时,他们都没抄写完,与他“接头”的人又要往回赶。潘文郁心一横,把抄写件和原件全部交了出去。

  就义前写下三万余字的回忆录,表达共产主义信仰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被迫离开苏区开始长征,中共北平地下市委机关也遭到毁灭性破坏,20名特科成员被逮捕,《豫鄂皖剿匪兵力配置图》也被搜查出来。

  事情上报到蒋介石,这份文件本该在潘文郁负责的机要组文件柜里,却跑到了“北京特科”成员手里,潘文郁很可能是“共谍”。蒋介石震怒,急电张学良,要求把潘文郁押解到南京法办。

  张学良不愿意被人指责他赏识的人通敌,觉得此案没有铁证,还有回旋余地,先把潘文郁带到南京参加国民党四届五中全会以行敷衍,后又把他软禁在家中“保护”。台湾方面有关档案显示,张学良还多次电报蒋介石表达惜才之心,“这个人会六国文字,很有才华,中国这样的人还很少”。后来,被捕的“北京特科”人员叛变,潘文郁的身份完全暴露。

  潘文郁关押期间,张学良放他回家探亲,言外之意,君若贪生且逃生去吧。但潘文郁回家安顿后又毅然回到监狱,挥笔写下三万余字的生平回顾,字里行间,表达对共产主义信仰的毫不动摇。张学良看后泪流满面,告诉潘文郁:“杀朋友是我最不愿意干的事,你的夫人和孩子我一定会照顾好的,你放心去吧。”

  1935年3月3日,潘文郁被秘密杀害于武昌徐家棚。时年29岁。“父亲牺牲后,我记得母亲拿到一笔钱,据说是张学良给的”,潘湘生说,当时,母亲廖素丹带着他和弟弟潘平生回到湖南,在外婆家的帮助下艰难度日。为了让两个儿子不耽误学业,廖素丹当过小学老师,又逃难到广西做过女工、保姆。

  武汉一解放,廖素丹带着两个孩子回到武汉,向组织写信说明情况,后经组织查证,廖素丹被安排在省委保育院工作,潘湘生和潘平生也先后参加人民解放军。

  1988年底,潘文郁被国家追认为烈士。周恩来用“有重大贡献而过早牺牲”几个字评价他。“当时,我们家欣慰了好长一段时间”,潘湘生说。此后,潘湘生也很少向别人讲起父亲,他说,只想把父亲放在心里,默默牵挂就可以了。

  (本版图片由省档案馆、襄阳市档案馆提供)

(责编:张鑫、唐璐)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