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长篇纪实广播《我的伯父伯母周恩来邓颖超》开播

2019年01月08日15:55    来源:娱乐广播

  1976年1月8日,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在北京逝世。43年后,我们以这部长篇纪实广播《我的伯父伯母周恩来邓颖超》深情纪念他。

  《我的伯父伯母周恩来邓颖超》是周恩来总理侄女周秉德的一部回忆录。作者从亲历者的视角,饱含深情地回忆了在中南海西花厅与伯父周恩来、伯母邓颖超一起生活的难忘岁月,记述了周恩来、邓颖超对自己的成长、工作和婚姻的关心教育指导,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周恩来、邓颖超的精神风范。

  长篇纪实文学《我的伯父伯母周恩来邓颖超》将于1月8日起在娱乐广播《纪实春秋》播出。

  周秉德在中央台录音

  周秉德,周恩来的长侄女,沈钧儒的长孙媳。自12岁住进中南海,周秉德在周恩来身边生活了十余年,并在周恩来逝世后经常陪伴邓颖超。周恩来夫妇无子嗣,周秉德因此成为与他们关系最密切的晚辈。周秉德曾任第九届和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新闻社副社长。现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常务理事、周恩来邓颖超研究中心顾问。

  内容简介:

  作者的记述从12岁见伯父伯母开始,以亲人的独特视角,细腻翔实的笔触,饱含深情地回顾了周恩来、邓颖超工作生活的诸多细节。全书以“情”字贯穿,夫妻情、亲情、友情、同志情、爱情,真切感人。本书首次公开邓颖超的文章《关于周恩来同志》,并首次公开周恩来之弟周同宇口述的《周总理的家族和幼年、青少年时代》,其间穿插描述了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当代中国历史进程中的重要事件、人物,为现当代历史人物研究留下宝贵的一手史料。

  精彩书摘:

  1949年8月底,我从天津来时穿的两身小花衣裙已显得单薄了。这天,成元功叔叔骑自行车,我坐在车横梁上,他带我出中南海新华门到了王府井。叔叔边骑车边对我说:你七妈说快开学了,北京的秋天是说冷就冷,要给你做两套秋天穿的衣裤。在一个小门脸的上海服装店,老师傅为我量了量身高肥瘦,对成叔叔说,过两天就来拿。

  回来的路上,我还挺不放心,老师傅只量了两下就行了?成叔叔笑着说道:“你别小看这位上海来的老师傅,你伯伯的衣服也是找他裁剪缝制的,给你一个小姑娘做两套衣裳还不是小菜一盘!”果然,没两天衣服取回来,我一看,做工真精细呀!我穿上蓝色咔叽布的一套小西装,长短肥瘦正合适,真精神!吃饭时,我微笑着站在桌前,伯伯一眼看见了,就说了一声:“刚做的?不错!”过了一星期,我换上第二套衣裤,是黄色的。伯伯正从院子里走向办公室,一看到我就皱起眉头说:“怎么又一套?浪费!”

  七妈说:“马上要开学了,秉德住校,总要有两身衣服洗换嘛。”

  伯伯说:“我在南开上中学也住校嘛,夏天就一件单布长衫,冬天也只一件藏青棉袍。夏天,每次周六回到四妈家里,第一件事就是脱下长衫洗净晾干,周一再带回学校去穿,一样干干净净嘛。”

  “要是下雨衣服不干呢?”我好奇地追问一句。

  “就放在炉子上慢慢烘干。”伯伯深深叹了口气,接着说,“那时,你四爷爷、四奶奶抚养着我和你二伯、你爸爸还有你的堂伯四个大男孩。收入不高,家里十分困难。现在我们刚进城,国家也十分困难,我们还是要节省,对不?”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刚进城,伯伯和他要供养的亲属都是供给制,我这两身衣服就是公家出钱做的,所以他不高兴,说“浪费!”我那时虽然点点头,但并不太懂,只是心中有一条,我认定伯伯说的话一定是对的,我不用多问,照着办,准没错。

  我曾经在伯伯身边多年,深知节省再节省的确是他一生的习惯。

  是的,在他留给我的一些遗物中,竟没有一件新衣服!其中一件是几十个补丁、已经看不清原来蓝白条纹的毛巾睡衣。还有一套伯伯最常穿的西装,后来我才知道,这套西装是抗战时期伯伯在重庆工作时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人胖了,不能穿了,却不让做新衣服,让工作人员拿着这套衣服去布店配布料,然后用新料做西装的前片,用旧料打翻做了后片,这样伯伯就算做了一件新西装。师傅的手艺很好,但是新旧布料难免有色差,如果仔细看,伯伯这套西服,前片的颜色略深,后片的颜色略浅!伯伯刚去世的那年,我心里压抑时,常捧出伯伯补丁累累的睡衣和那套拼成的西装抚摸着,仿佛与无处可寻却又无处不在的伯伯对上了话。伯伯身为一国总理,尚且如此节省克己地生活,我们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呢?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