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我在冯玉祥身边看到的周恩来

于志恭

2018年12月04日15:33    来源:人民网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

  中国共产党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继续同国民党谈判合作抗日问题。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来到“战时首都”武汉。为了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促进全民族的抗战,周恩来同当时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冯玉祥过往甚密。当时我在冯身边任职,从事冯的日记工作,有机会见到恩来同志并听到他们的谈话。

  1938年2月14日,周恩来同志与冯会晤于武昌黄土坡千家街福音堂。谈话的内容涉及我党提出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等精神,深得冯先生的赞许和拥护。当时的形势是:日寇的主力已逼近徐州,准备打通津浦路以配合夺取武汉,投降派活动甚嚣尘上。面临这种形势,为加强宣传“抗日救国十大纲领”,进一步团结荟集在武汉的全国文艺界爱国人士,从事抗日救亡工作,恩来同志与冯先生商量筹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请冯给予支持,立即帮助解决“文协”开幕地点等问题。经过老舍和阳翰笙等同志的紧张工作后,“文协”很快于3月27日在汉口商会礼堂开幕了。这是文艺界统一战线的一次盛会,恩来同志邀请冯先生以“丘八诗人”的资格参加“文协”,还推选他为“文协”理事。在“文协”开幕这一天,冯先生被请出来演讲,最后大家表演文艺节目。轮到他表演时,他趋向台前,轻拂着一块手绢,大唱泰山民歌《柴夫的儿子》,博得满堂喝彩声。会后,冯先生假普海春大饭店设宴招待与会的全体文艺界人士。当时,五六百位文友欢聚一堂,谈着团结抗战的话语,实为一大快事。

  周恩来同志还向冯先生谈到:宣传抗战,须有自己的宣传工具,如印刷、报刊等。冯随即在汉口武库街(现统一街)成立了“三户印刷社”。他取“三户”的含义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意在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冯先生还创办了《抗到底》等刊物,办得虽不很出色,但被国民党列入黑名单。随着周恩来同志的以上安排,洗星海领导的“中华全国歌咏界抗敌协会”,派了陶宏来教唱抗战歌曲,一时福音堂里,天蒙蒙亮就响起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的嘹亮歌声,政治空气浓厚极了。

  “文协”成立后,武汉遭受敌机大轰炸,由于没有会址,冯先生便以接待恩来同志的客厅于4月4日供“文协”召开了第一次理事会议,老舍作为筹建“文协”的主要负责人,当选为常务理事兼总务部主任,主持“文协”的日常工作。会后,冯先生请吃便餐,吃的是烧饼、油条、小米稀饭。5月中旬,“文协”在福音堂东南楼老舍住处的客厅里召开第二次理事会议,周恩来作为名誉理事,应邀参加。对这次会议,老舍先生在以后作的会务报告中,有这样一段精采的描述:“轮到周恩来先生说话了,他非常高兴能与这么些文人坐在一处吃饭,不,不只是为吃饭而高兴,而是为大家能够这么亲密,这么协力同心地在一块儿工作。他说,必须设法给‘文协’弄些款子,使大家能多写些文章,使会务有更大发展。最后他说他要失陪了,‘因为老父亲今晚10时到汉口!(大家鼓掌)暴敌使我们受了损失,遭了不幸,暴敌也使我的老父亲被迫南来。生死离合,全出于暴敌的侵略,生死离合,都增强了我们的团结! 告辞了!’”周恩来的情绪感染了到会的每一个人。从此以后,福音堂连续遭到敌机大轰炸,冯先生迁武昌东湖西岸六合村。8月,冯资助“文协”800元,交老舍赴重庆,租到了张家花园和临江门等处作会址。以后冯先生仍不断地给老舍送款,以帮助“文协”会务的发展。

  冯先生受恩来同志的面托,对“文协”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和帮助。

  在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多次掀起的反共高潮中,许多进步人士被捕,周恩来请冯先生帮助营救,他都积极进行。在恩来同志提议下,冯先生先后救出了张申府、周茂藩等人。其中以救周茂藩为最出力,冯曾大骂何应钦是法西斯。

  1941年11月 14日,是冯先生的60寿辰。这一天,中国共产党中央的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林伯渠等同志,都致电致词向冯祝贺,称颂他是一位反帝爱国的英雄。特别是周恩来同志给他亲笔写的祝词,最为恳切、详具,现录于下: “焕章先生六十岁,中华民国三十年。单就这三十年说,先生 的丰功伟业,已举世闻名。自滦州起义起,中经反对帝制,讨 伐张勋,推翻贿选,首都革命,五原誓师,参加北伐,直至张垣 抗战,坚持御侮,在在表现出先生的革命精神。其中尤以杀李 彦青,赶走溥仪,骂汪精卫,反对投降,呼吁团结,致力联苏,更 为人所不敢为,说人所不敢说。这正是先生的伟大处,也正是 先生的成功处。

  先生善练兵,至今谈兵的人多推崇先生。五原誓师后,又加以政治训练,西北军遂成为当时之雄。先生好读书,不仅泰山隐居时如此,即在治军作战之时,亦多手不释卷,在现在,更是 好学不倦,永值得我们效法。丘八诗体,为先生所倡,兴会所 至,嘻笑怒骂,都成文章。先生长于演说,凡集会,有先生到, 必满座,有先生讲话,没有不终场而去的。对朋友对同事,尤 其对领袖,先生肯作诤言,这是人所难能的。先生生活,一向 习于勤俭朴素,有人以为过,我以为果能人人如此,官场中何 至如今日之奢靡不振!先生最喜接近大兵和老百姓,故能深 知士兵生活、民间疾苦,也最懂得军民合作之利,这是今日抗 战所必需。先生在不得志时,从未灰过心,丧过志。在困难时, 也从未失去过前途。所以先生能始终献身于民族国家事业, 奋斗不懈,屹然成为抗战的中流眼柱。

  先生的德功,决不仅此,我抵就现时所感到的写出。先生今 届六十,犹自称小伙子,而先生的体魄,亦实称得起老少年。国 家今日,尚需要先生宏济艰难,为民请命,为国效劳,以先生的 革命精神,定能成此伟大事业,不负天下之望。趁此良辰,谨 祝先生坚持抗战成功,前途进步无量!”

  周恩来同志这篇祝词,非常全面而中肯地评价了冯先生的精神和为人。这一天,冯先生格外高兴,他以《六十岁的小伙子》为题,作诗以自勉,表达了他以人民为主人,决心作抗日公仆的意志。我党领导人特别是恩来同志为冯贺寿的祝词,蒋介石在那一天就见到了。何应钦见到周恩来的祝词,不以为然,他在一个场合上说:“中央有一位大员,共产党把他捧上了天,此人不用提名,大家也知道。”同时,冯玉祥收到一封匿名信,他打开一看,内有一颗子弹,纸上写着:“你如与共产党来往,决以此弹对待。”这是国民党内右派势力的恐吓,冯先生冷笑着装进信封里,然后派人送交蒋介石。蒋只好回信说,“陪都重地,竟有此狂妄之徒,殊堪痛恨,已饬戴笠限期破案。”后来此案再也没有下文。

  1946年春,蒋介石一面同共产党谈判,一面在积极准备内战。冯玉祥将军获悉国民党第六绥靖区司令官周(品石)在花园口设立中心指挥部,企图在潢川平原地区诱歼我鄂豫边境桐柏山区的李先念、郑位三领导的新四军五师以及中原军区的第一纵队。在这异常紧急的关键时刻,冯在恩来同志来抗倭楼访谈时,郑重地对恩来同志说:要吸取“皖南事变”的教训,不要相信蒋的和谈,中原部队要转移到陕、甘边区去。恩来同志急忙返回驻地,采取紧急措施。六月下旬,蒋军全部进入阵地,向我中原解放区发起进攻。可是,他们的主力,被我军诱向东去,我中原部队的主力,早已越过平汉线,安全到达目的地。

  冯玉祥将军从许多事实中,逐渐认清蒋介石的真面目,感到在国内已无能为力而且危险,因此,便与李济深等计议出国,李济深主张赶快走。“校场口事件”发生后,冯的一系列革命行动和言论,使蒋很恼火,他为了排除内战障碍,给了冯一个赴美考察水利专使的名义,把冯遣往美国。

  冯临行前,周恩来同志曾访冯并谆谆相告:把不能同行的孩子,一定要先送离上海,切莫停留,免生意外。

  冯到了美国,还惦记着“文协”的艰苦岁月,他在《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写道:

  “在武汉这一个地方,最好的现象是大家都想团结一致,共同抗战。如同汉口成立的抗敌文协,是舒舍予他们领导的。我听说,这些拿笔杆子的文人,平时都是你挑剔我,我批评你,谁 和谁都不易在一起;这一次为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收复失 地,雪我们全民族的耻辱,他们成立了抗敌文协,大家全团结 起来了,把自己互相指责的精神,集中起来对准敌人进攻!开成立会那一天有几十桌客人,我唱了个歌叫《柴夫的儿子》,还讲了一段话。假如在政府的人和党里的新贵族,他们能了解到这一点,我想决不应该后来再弄个张道藩来专做挑拨离间的 工作。虽然那位姓张的努了些力,到底也没有破坏文协的团 结。也可见不以最大多数的利益为利益,而以很少数人的利益 为利益,永远不会成功什么事体的。”

  冯先生不忘恩来同志当年面托他支持成立“文协”的情景,他远离祖国,犹念念不忘“文协”的艰苦岁月,也思念恩来同志对他的帮助与鼓舞。

  1948年7月31日,冯先生毅然拒绝了美国政府的引诱,经苏联驻美大使潘友新的帮助,乘苏联轮船“胜利号”回国,准备参加筹备新政协的工作。9月1日行至黑海,因轮船起火而遇难。翌年9月1日,在北平为冯先生举行逝世一周年纪念会,周恩来同志致词说:“冯玉祥先生从一个典型的旧军人转变成一个民主的军人,他经过曲折的道路,最后走向了新民主主义的中国。冯先生生前曾进行反蒋,尤其在美国最后一幕与美帝国主义曾进行了正面的斗争。今天反蒋的斗争快要胜利了,但是反帝国主义尤其是反美帝国主义的斗争,则是今后相当长期内的事情。冯先生坚决地拒绝了美帝国主义对他的引诱,毅然离美准备回到中国解放区,接受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的号召,不幸中途遇难,实值得大家纪念。今天,我们纪念冯先生的最好办法,就是坚持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尤其是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

  1953年10月15日,冯玉祥先生骨灰安葬泰山,周恩来同志为墓碑写了题词。

  回顾周恩来同志与冯玉祥先生近10年的交往中,他们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冯崇敬恩来同志为良师益友,恩来同志尊重冯先生是与我党合作的朋友。在他们相处的日子里,都极为融洽,每逢他们会晤时,都能听到他们达于户外的爽朗笑声。在恩来同志与冯会晤的初期,冯曾在他的客厅里亲笔写上“吃饭太多,读书太少”八个大字,表示自己不如周恩来,对周十分敬佩。而恩来同志早在40年代初期,就在为冯贺寿时称颂冯“屹然成为抗战的中流砥柱”,时经8年,又在40年代末期,称颂冯“走向了新民主主义的中国”。冯不是一个完人,但他后半生在与周恩来同志的交往中,得到帮助和鼓舞,使他成为一个民族英雄,人民的英雄。这充分体现了周恩来同志在执行我党统一战线的政策中,取得了巨大的威力和成功。


  《不尽的思念》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