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亲历:历时72天 随周总理访问亚非欧14国

黎 虹

2018年07月31日16:0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963年12月13日至1964年3月1日,周恩来总理在陈毅副总理陪同下,访问了亚非欧14国,重点是非洲10国。陪同出访的还有中央调查部部长孔原、外交部副部长黄镇、总理办公室主任童小鹏、外交部部长助理乔冠华等。这次出访,历时72天,行程十万八千里,是我国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外交行动。我有幸作为代表团秘书长孔原的秘书随同出访,深切感受到周总理在这次出访中所表现出的杰出才能和崇高风范,从中受到了极大的教育。现根据亲身经历和有关材料写出如下片断回忆,作为对敬爱的周总理的深切怀念。

在埃及记者招待会上展现 智慧和风采

埃及是周总理访问亚非欧14国的第一个国家。为了让世界各国更多地了解中国政府的对外政策,12月20日上午,周总理在开罗共和国宫举行记者招待会。在大约300平方米的大厅里,挤满了各国记者,代表团成员也出席旁听。周总理首先讲了这次访问非洲的目的和意义。他强调:“中国政府代表团是首次访问非洲,访问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是向非洲人民学习;第二是寻求友谊。”冀朝铸用流利的英语作了翻译。接着是各国记者提问。面对西方记者提出的一个个带有刁难性的问题,周总理都从容而坦诚地作出了回答。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美国《时代》杂志记者提问:“你的政府为什么反对部分核禁试条约?”周总理回答:“这样一个条约,表示三个大国要垄断核武器,所以我们要反对。我们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制止核战争。”他进一步揭露:“这个‘部分禁试核武器条约’签字以后,美国就不断地进行核试验。美国总统和政府官员不断声称,要继续核试验,生产和储备核武器,并把核武器交给它的盟国,不承担不使用核武器的义务。”“这证明,三国条约的签订,并没有减少核战争的危险,而是增加了核战争的危险。”接着,这个美国记者提出一个更尖锐的问题:“中国为什么反对东西方和平协商?”这时记者招待会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我也屏住呼吸听周总理怎样回答。可是周总理从容不迫、非常巧妙地反问:“中国政府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这个总理怎么不知道!”这种出人意料的反问,使美国记者非常尴尬,顿时语塞,会场上也发出了一阵笑声。过了一会儿,该记者才回答:“因为中国政府反对部分核禁试条约,人们设想, 中国反对缓和东西方关系,反对一步一步地解决问题。”周总理笑了笑,语气缓和地说:“这是两回事。”“绝不能认为,由于中国反对部分核禁试条约就说中国政府反对东西方谈判和缓局势。”“你想想,如果中国政府反对东西方和缓局势,为什么中国大使在华沙同美国大使进行了八年多的会谈呢?谈判次数已达一百一十八次,还在继续谈。我的历史知识有限,在现代史上,这样长的谈判恐怕是空前的。”“怎能说中国不要和平协商呢?我希望通过你的美国杂志,向美国人民致敬,告诉美国人民,中国人民愿意同美国人民友好。但是,美国政府对中国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我们是要反对到底的。必须要把这两件事情区别清楚。”周总理微笑地注视着这个处于窘境中的美国记者,只见他连声说:“是,是。”会后据使馆反映,周总理对答如流,征服了出席招待会的各国记者。他们普遍认为,周总理心平气和地、有理有据地回答了所有问题,展现出大国总理的智慧和风采。

“越是困难的时候 越要去支持”

代表团访问阿尔巴尼亚的时候适逢新年。新年后的下一站,就是访问加纳。可是1月2日却发生了加纳总统恩克鲁玛遇刺受伤事件。负责代表团安全保卫工作的孔原得知这一消息后非常不安。他对我说:代表团从北京出发前就发生了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身亡事件,现在又发生恩克鲁玛遇刺受伤,周总理去加纳访问的安全问题实在令人担心。随后,孔原去找黄镇、童小鹏(两位都是代表团的副秘书长)商量,都倾向于不去加纳访问。于是他们要我立刻以他们三个人的名义起草一份给杨尚昆的请示电。可是周总理坚持访问计划不变。他说:“我们不能因为人家遇到暂时困难就取消访问,这是对人家不尊重、不支持。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去支持。患难见真诚嘛!”在周总理的坚持下,孔原只得服从,但他建议由黄镇先去打前站,建议加方一切从简,请恩克鲁玛不去机场迎接,我们也不去外地访问,就在恩克鲁玛住的城堡里会谈。周总理接受了这个建议。于是黄镇很快乘专机去加纳,当面向恩克鲁玛提出上述建议。恩欣然接受。他非常感动地说:“我原来以为在这么乱的情况下,周总理是不会来访问的。可是你们在困难的时候支持我们,我个人、加纳政府和人民感谢你们。”从1月11日至16日,周总理和恩克鲁玛在城堡里举行了5次会谈。会谈中,周总理提出了中国政府对外援助的八项原则,得到恩克鲁玛的赞同。孔原后来回忆说:“对外经济援助的八项原则,处处为受援国考虑,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使我们的对外经济援助的原则理论化、系统化、方针化,对各国影响很深远。”

事实证明,周总理不顾个人安危坚持访问加纳,在政治上取得了很大成效。周总理回到北京后,在作访问14国的报告时,还专门对此讲了一段话。他说:“我们代表团里有几个同志,他们天天在考虑安全问题;我们的后方司令杨尚昆同志,也是经常打电报。这是他们的任务。我跟陈毅同志就不大想这个问题,因为有一种力量把我们鼓舞了。”“我们看到人民群众那样欢迎我们、支持我们,我们感到不仅不孤立,而且对我们安全问题都不考虑了。”

 

一件为马里人民传为佳话的感人“小事”

1964年1月16日,周总理率代表团从加纳抵达马里共和国访问。这时正赶上伊斯兰国家为时一周斋戒。在这期间,每天从黎明到落日之间不能进食和饮水。陪同和接待我们的上层官员,为礼貌起见,都和我们一起用餐,但餐后要静坐祈祷,请求主的饶恕;而下层工作人员则不能例外。就在1月17日下午,我们参观位于首都东北30公里的库里克罗城之后,在返回途中,由于司机一天没有吃饭饮水,加上天气炎热,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总理的医生、护士和我同坐的一辆汽车,把当地农村的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撞成重伤。当时我们要求司机立刻停车,先把撞伤的孩子送去医院抢救,可是陪同我们的一位政府官员却说,这是一件小事,当地政府会处理的,坚持继续追赶前面的车队。我们只得尊重对方。到了首都巴马科以后,我们立刻向周总理报告。总理随即指示使馆派人去村里看望, 并吩咐:如还活着,一定要把孩子送医院抢救,费用由使馆支付;如已死亡,一定要拿一笔抚恤金给他的家人。据使馆派去的人回来说,他去时孩子已死亡。他代表使馆慰问了孩子的家人,并给了他家相当于2000元人民币的抚恤金。此事在当地村民中引起了很大反响,一时传为佳话。

再次强调安全工作要注意政治影响

1月17日,周总理一行到达苏丹首都喀土穆。苏丹方面原来安排周总理、陈毅(我们习惯称他“陈老总”)从机场到宾馆时乘敞篷车,既让喀土穆人民得以瞻仰中国总理的风采,又能扩大他们的政治影响。当时苏丹政局动荡,负责贴身警卫的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树槐觉得安全没有保证,就向孔原提出来取消敞篷车的建议。孔原也怕安全出问题,他同黄镇、童小鹏商量后同意李树槐的意见,并向苏丹方面提出,但没有报告周总理。总理得知后,严厉地批评了孔原、黄镇和童小鹏,指出:这种做法是对东道主不尊重,在他们遇到困难时没有给予支持,也失去了跟苏丹人民见面的机会。你们在考虑安全工作的同时,更要考虑政治影响。

周总理为了弥补这一缺憾,在离开苏丹去埃塞俄比亚访问时,特向苏丹方面提出,1月30日他和陈毅副总理要坐敞篷车去机场。这一补救措施,让苏丹领导人很受感动。

入乡随俗 客随主便

我们访问的非洲国家大多是伊斯兰国家,他们只吃牛羊肉。我们每到一地,几乎每顿饭都是烤全羊、手抓羊肉。而我们许多同志都不习惯吃牛羊肉。特别是主人为表示对客人的热情和尊重,总是用手不断抓羊肉放在客人盘子里。我们就更不愿吃了。周总理也不习惯吃牛羊肉。他有流鼻血的毛病,吃了“上火”的羊肉更容易流鼻血,我就亲眼看他流过几次。可是,他十分注意尊重东道主,总是以身作则地做到了入乡随俗,客随主便。记得在苏丹访问时,有一次宴会,上了一道意大利面条,大家好不容易吃上一顿可口的饭,不少人都要服务员加了两三次。当时,周总理在饭桌上就示意大家要注意形象。饭后又特别对我们工作人员说:“我是江苏人,也不习惯吃牛羊肉。我们既然到了伊斯兰国家,就得入国问风,入境问俗,就得遵守人家的风俗。人家高级宴会就请客人吃牛羊肉,我们不习惯也得吃。这是我们在别人家里做客,不是在自己家里,不愿吃的不吃,愿意吃的就多吃,这样就太失态了。”

 

对代表团人员关怀备至

在访问14国期间,周总理处处表现出严于律己、关怀他人、谦和礼让的崇高风范。看似件件小事,却深深地感动教育了代表团的每一个人。

我们去14国访问,是包租的荷兰航空公司的两架客机。一架供领导同志和夫人及身边工作人员乘坐, 一架供其他工作人员乘坐。因有时夜间飞行,时间较长,就在领导同志乘坐的那架飞机上,特地安装了一张单人床,供周总理或身体不好的领导同志夜晚休息。可是周总理从来不用,总是让给陈老总休息,而陈老总也不用,两人互相谦让,结果谁也没有用过这张床。直到最后一站,宋庆龄以国家副主席身份与周总理、陈毅应班达拉奈克夫人邀请访问锡兰(现名斯里兰卡)时,才把这张床让给了宋庆龄副主席使用。

这次出访前,代表团提前一周(即1963年12月初)到昆明集中,3月1日访问结束后又在昆明停留十多天,边休息边总结,直到3月15日才回到北京,在机场受到毛主席、刘少奇、邓小平和5000多名群众的热烈欢迎。

因此,周总理和我们实际上朝夕相处了3个多月。在这段时间里,总理对代表团的每一个成员,既要求严格,又亲切关怀。每到一地,总理总要问秘书长孔原,大家安排得怎么样,有没有生病的和需要照顾的,有时他还亲自到我们的住室走走,问问情况,使大家倍感亲切。

尤其令我难忘的是,访问非洲10国结束后在成都过春节的那个除夕联欢会。那天晚上,先是四川省委举办舞会,舞会结束后周总理召集代表团的全体成员单独开了联欢会。联欢会上,总理首先热情恳切地表示:“访问非洲十国的任务已圆满完成。在连续五十五天的紧张访问中,大家都很辛苦,我向大家表示感谢。但任务还没有完成,下一步还要访问亚洲三国,大家还要继续奋斗。我们趁春节的机会,好好放松一下。我提议,今天的联欢会每人都要出一个节目,包括我和陈老总。”大家以热烈的掌声表示赞同。接着,总理带头唱了一首当时流行的《洪湖赤卫队》电影歌曲“小曲好唱口难开”,他一边唱,大家边跟着他用手打节拍。唱后,大家又是欢笑,又是鼓掌。紧跟着,陈老总用抑扬顿挫的四川口音朗颂他访问加纳时写的一首词,词牌我忘了,内容是描写当年殖民主义者贩卖黑奴的情景。大家听完后,又是一片掌声。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节目,使联欢会充满了热烈欢乐的气氛。晚会结束时,总理又指挥大家合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这首歌,把联欢会的气氛推向高潮,直到凌晨两点才结束。

以平等友好的态度对待外国服务人员

周总理所到之处,总是以亲切友好的感情和平易近人的态度对待为代表团服务的每一位外国工作人员。我清楚地记得,在代表团离开加纳首都阿克拉时,周总理在下榻的国家大厦专为加方服务人员举办了一次宴会,并同陈老总一道向他们敬酒。服务人员感动得流泪,有的人用发颤的手举杯深情地说:“这样传奇式的故事,将永远流传在加纳人民的子孙后代中。”

这次包租的荷兰飞机,机组的工作十分出色。周总理经常对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表示亲切关怀,使他们极为感动。他们说:“我们荷兰飞机差不多跑遍了全世界,但没有看到任何国家领导人像你们的总理这样平等对待我们,他同我们握手、照相、交谈,对我们十分尊重。”代表团访问阿尔巴尼亚以后,本来应换另一批机组人员,但他们18个人给荷兰使馆写了一份报告,说我们要决心为中国总理服务到底。他们的愿望实现了。访问结束到达昆明时,他们提出想去北京看看。周总理就派我们飞机把他们送到北京,并同陈老总一起专门招待了他们,还派人带领他们参观北京的名胜古迹。最后他们是依依不舍地回国的。临行时诚挚地表示,总理以后有出访任务,他们非常愿意再来服务,一定圆满完成任务。

周总理访问亚非欧14国已是近半个世纪前的事了,周总理离开我们也有36年了,但他当年在开拓亚非欧友谊之路中所表现出的崇高品德和远见卓识,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光辉榜样。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