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全面内战的一切责任,都应由国民党政府担负”

2018年06月20日16:4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编者按: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周恩来答问录》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这部答问录,收录了周恩来同志1936年至1971年期间接受中外记者采访以及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答问、散发的声明等文稿64篇,约30万字;书中同时收录83幅珍贵历史图片,图文并茂。以下是书中收录的1946年10月1日周恩来《在上海中外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全文。

  从上次八月底和诸位见面后,过去了的九月份正如所预料的一样,是在“拖中大打”的局势中过去了。全国内战越打越大,现已打到察哈尔大门。政府的军队动员了将近九个军的数目,从三个方面,即:热河、河北、绥远向察哈尔推进,进攻已从前两天开始。晋察冀军区司令聂荣臻将军已电北平调处执行部抗议,南京中共代表团已向蒋主席提出了最严重的抗议,我个人已向马歇尔将军提出备忘录,叶剑英将军在北平也向执行部国民党政府代表提出了抗议。这一切抗议和备忘录都指出:如果政府军不停止对张家口及其周围的军事进攻,我们便认为蒋主席决心破裂,最后放弃和平谈判,一切严重的后果和责任,都应由国民党政府负之。

  空前大规模的内战

  自从日本投降以来,中共的态度一向都是为和平、民主、独立、统一而奋斗。从马歇尔将军担任调人起,我们始终主张彻底停战和照政协决议办事。这两项主张,是全中国人民的要求,也是国际爱好和平人士的愿望,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我们从没有改变过。但是,国民党当局则完全相反。在有些时候他们也口头赞成停战,但在大多数时候反对停战,而不论赞成或反对,他们总是提出许多使对方不能接受的条件,所以,实际上就是反对停战,破坏停战。去年双十公告后,打了三个月,好容易战争在今年一月才停下来。可是对东北,国民党当局始终不愿停战,结果在三月以后,东北大打。六月东北休战以后,又转入关内大打,一直打到今天。现在,国民党军队动员了二○八个师,即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兵力来进攻解放区,出动飞机八百多架轰炸解放区,就是沿海的军舰,也在许多海口巡弋,并担任运输。中国政府在战场上,从来没有用过这样大的兵力。最近蒋介石主席夸耀过去江西“剿共”时的“功绩”,那时国民党在全国用的兵力不过八十几个师,现在则是三倍于它的数目;空军那时也没有现在多,海军没有动用。抗战初期,虽然动员了全国极大数目的军队,但那时师的数目只有一百多,现在却比抗战时增加了一倍多。所以说现时内战规模之大是空前的。在这次内战中,九个月来,国民党军已占去解放区城市一○七座,村镇五千多,飞机轰炸三百多处,仅就最近三个月的统计,单在关内,国民党的损失,就付出了二十二万多人的代价,人民的损失更不用说。这样大规模的残酷的内战,怎能还说规模不算大,甚至说中国并没有内战以欺瞒国内外的人民?

  内战责任应由谁负

  关于谁负内战责任的问题,我想举几个主要时机的关键问题就可证明。

  第一,当一月十日停战令宣布时,命令应在全国有效,那时东北还有冲突,美方和中共都主张派遣停战小组到东北去,但国民党政府始终反对,不愿派遣小组,不愿在东北停战,因之,停战协定,首先为国民党方面所破坏。

  第二件是关于东北的停战。经过许多次的协商才达成三月二十七日的协议,三方同意派遣小组去东北调处,规定的任务是停止一切冲突,政府代表亦签了字,小组也派出了,但政府方面却拒绝执行协定,致造成东北四五两月的大打。且中共主张停战,并没有选择过任何时机。当四月十一、十二两天苏军快要从长春、哈尔滨撤退时,中共军久在长春、哈尔滨外围,彼时,在重庆的东北团体出来调解,他们对我说,陈诚将军答应只要中共军队不进攻长春、哈尔滨,就可以马上停战。我当时立刻答复说:“好,只要马上停战,我自然可以担保不打长春、哈尔滨。”说话的时候是四月十二日正午,但当天下午东北团体代表去找陈诚将军时,陈将军回答须请示蒋委员长。结果,第二天一早,陈将军就飞到上海来了,于是乃有四平街之战。这又一次证明政府宁愿破坏了停战协定,也不愿意在即使对政府有利条件之下停战而放弃武力解决中共问题的。

  第三件是六月东北休战协商。大家晓得那不是停战,而是休战,以便谈判。当时政府提出的条件有三项,即:一、完全停止东北冲突;二、恢复交通;三、整军方案的补充条款。对于这三项,我们曾尽量让步,甚至当政府提出予美方最后决定权时,我们虽然原则上坚决不同意这种出卖民族主权的办法,但还是设法在调处方面,予美方人员以某些权力。可是政府提出的条件却越来越多,最后要中共,包括地方民选政府在内,退出从敌人手中解放了的地区,于是休战谈判又告失败。虽然这次休战协议,即照政府代表王世杰先生的说法,也已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五,可是还不能签字。这又一次证明政府没有真意停战,而只是以谈判当作进行内战的掩盖。

  第四件是六月以后的谈判。我在七月里便对诸位说过这是一个拖的局面。果然如此。我们明知政府是拖中大打,以谈判来掩盖全面内战,但我们为满足人民的希望,还是不断在这里委曲求全,设法迁就,谋取和平谈判的成功。七八两月我在南京不断与美方代表接触,马歇尔将军亦曾经不断奔走于南京牯岭之间,司徒大使带病参加谈判,但所得的回答是不能停战。一切都证明政府决心打下去,想用政治拖谈掩盖大打的局面。后来,司徒大使提议召开非正式五人小组,是打算用商谈改组国府委员会的办法以达到停战的目的。我们同意参加,只要求政府保证谈好后即下令停战。但是,结果政府经过马歇尔将军回答我们的是不能给予停战保证,同时,美方代表也不能保证。

  不仅如此,政府方面并提出下列要求作为停战条件:一、政府军队占领了什么地方,即继续占领下去。诸位记得,在六月休战的谈判中,政府曾提出双方应退出六月七日以后占领的地区;现在国民党军队占领的地方多了,于是已成立的协议就不算数。这种条件,等于说政府要在完全有利的时机才肯停战。果如此,这种条件,永远不会实现,而战争将无休止地打下去。二、在六月休战谈判中政府所提规定中共军队驻地的要求,我们没有完全同意,现在政府仍要中共完全接受,才肯停战,这等于说要中共从陇海线南(包括苏北、皖北地区)、津浦沿线、胶济沿线、山东半岛、同蒲沿线、热河以至东北大部分的地区撤出。这些要求完全是一方压倒另一方,完全违背整军方案规定双方驻地的协议。即使如此,中共在六月休战协议中仍答应某些地区在整军时中共可以不驻正规部队。不料现在政府的要求越来越多,越提越无理,使我们实在无法考虑。三、过去政府的五项要求(即要中共从苏北、胶济线、热河、东北大部分地区及山东山西许多城市撤出),我们久已拒绝考虑,而政府现在却说,这些地方自然会解决的,意思就是政府要以武力达成它的要求。四、同样无理的是要求中共先交出参加国大的名单,政府才能考虑停战,这就是要中共递出降表,它才考虑停战。

  上述的四项条件,比之六月休战谈判中的条件,更加苛刻而无理。那时问题未获解决,现在条件又增加了,我们如何能接受?如何能相信在商好改组国府委员会后,便立即停战?因此,非正式五人小组之召开,已失去其实际意义。惟鉴于目前内战情势严重,我们乃提出立即召集三人会议的要求。因为这是今年一月间国共双方请马歇尔将军担任调人以来就成立的合法的停战机构,马歇尔将军担任该会主席,北平执行部和各地执行小组都受三人会议的领导与指挥。这一停战机构在如此大而广的内战面前,不能坐视不问,而且照过去习惯,经任何一方要求,主席均应召开会议。又,六月以后,该会已停会三月,而内战却越打越大,这种情形再不能继续下去,我们有充足理由要求召开三人会议。因为政府没有回答,马歇尔将军也很迟疑,我在南京无事可做,便到上海来等候三人会议之召开,不料一等半月,毫无消息。

  现在政府正在进攻张家口。在战争这样严重的情形下,可以设想政府不仅不会马上停战,定会在打下张家口后提出更多的要求。不错,马、司两位最近又提议同时召开三人会议和非正式五人小组。我们认为不管是一个会或两个会,都是形式上的问题,中心却是停战。在今天,主要的关键是立即停止进攻张家口,因为绝不能在向解放区军事政治中心之一的张家口进攻的炮火中,来一条一条地商谈停战协定、改组国府及召开国大等问题。这等于拿刀放在人家的脖子上逼其投降,这种希望,是永远不可能在中共身上达到的。

  再看政治方面的情形。在政协决议通过之后,从二、三、四三个月在重庆举行的政协综合小组和宪法草案审议委员会的争论看来,全国人民都可懂得:破坏政协决议者,就是国民党的二中全会,就是从较场口打人、捣毁新华报馆,直到李、闻被暗杀案。国民党当局是在破坏他自己的四项诺言,推翻政协决议和宪草修改原则,不遵照政协中对中共和民盟在国府委员名额中共占十四名的默契,以保证对破坏和平建国纲领的否决权,反而破坏和平建国纲领中地方自治的原则,要取消许多地区的民选的地方政府,要增加国大代表的名额。最后,蒋主席在四月二十四日曾与各党派协商,规定国大无限期延期,将来再经协商始得召开。但到七月三日,国民党当局未经各方协商,却单独宣布十一月十二日召开国大。现在又不经各方协议,即命令各党派提出国大名单。这是破坏政协决议,维持一党专政,不但中共不能同意,即参加政协的各民主党派以及全国人民也不能同意。

  现在国民党政府更要拿召开国大的事来进行分裂与压迫,一只手拿着刀子进攻张家口,另一只手又拖你去开会。在这种情形下,不仅中共绝对不能交出国大名单,即政协中其他真正民主党派分子也不会参加。今天民盟致蒋介石主席电,也反对在炮火连天中召开国大。因为这样的国大,一定是一党包办的分裂的国大,而不是包括各方面参加的团结的国大,这是可以断言的。所以,我们认为,不管是三人会议也好,非正式五人小组也好,国大也好,一切问题的中心,都在于停战。只有立即停止进攻张家口,才有和平谈判的余地。否则,就表示政府决心放弃和平谈判的可能,而造成全国分裂的局面。因此,全面内战的一切责任,都应由国民党政府担负。

  美国政府的错误政策

  关于美国政府的错误政策,我愿多说几句。在整个谈判中,我们认为杜鲁门总统去年十二月十五日的声明是好的,马歇尔将军根据这个声明在第一阶段的调处是有成就的,他促成了停战协定、整军方案及恢复交通协议,并促使政协成功。但马歇尔将军回国后再次来华,情形就变了。首先在东北停战问题上,美方不是站在调解的地位,而是帮助国民党运军队运军火,大打东北,压迫中共。六月后,关内大打,情形更坏,美国政府以海军船只送给国民党政府,向国民党提议对华租借法案延长十年,以八亿二千五百万美元的美军剩余物资转让给国民党政府,这都是更露骨帮助国民党进行大规模的全面内战。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美国的帮助,国民党要进行像今天这样大规模的内战,是不可能的。

  诸位能说我的话是夸大吗?请想想:现在国民党空军所有的一千余架飞机,可以说全部是美国来的,在战场上的二百五十多架轰炸机、一百六十多架战斗机,如果没有美国的炸弹、汽油,能够飞吗?能够炸吗?如果机器坏了,没有美国器材的补充修理,这些飞机能够再动?那是不可能的!国民党政府所有的二百多艘美制的运输舰,加上最近美国送的二百七十一艘军舰与登陆艇,如果没有美国的炮弹、训练和修理,能打仗吗?能行动吗?国民党五十七个师的美械装备,今天全部用在进攻中共解放区的战场上,也全都靠美国的补充,如果子弹、炮弹、战车、汽油没有美国的补充与技术训练,能打能用吗?自从日本投降以来,经美国海空军运送的国民党军队达四十多万人,都是运到进攻中共解放区的战场上。假使没有美舰美机运送,这许多军队能跑去吗?这一切都证明没有美国的帮助,国民党军队连动都不能动,更没有可能打这样大的内战。有人说:即使美国不帮助,今天国民党存下的美式军火,还可以打半年仗。但是美国假如真正停止帮助,则政府就要考虑半年后打完了怎么办,战就会停下了。可是现在据悉国民党政府正在和美国谈判将存放在美国的七亿五千万美金中,拨出一亿到二亿购买军火,以便大量补充。此项谈判的成功就是几十万中国人民的死亡。这如何能使中国人民不起来要求美国停止对国民党政府的援助呢?

  还有人说:美国军队驻在中国是为了中国和平。我看,相反的是摧毁中国和平。请想想:美国军队在中国控制了这么许多基地,举例说,南京光华门外与上海江湾两机场是美国军人在那里管理,气象台上的美国军人就在担任中国空军的气象指导。在我们上下飞机的时候,就可看到一架架轰炸机装了炸弹起飞去炸苏北,一架飞机出去,就有成百的同胞死伤,而这就是美国军人在那里指挥。

  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华北保护铁路和城市,实际上就是帮助守卫国民党军队的据点和铁路运输线。美国的海军空军在秦皇岛、青岛、上海等地可以自由地来往起落凌辱中国同胞。美国的军事顾问团今天正在训练国民党军队使用美式武器,屠杀中国人民。这能够说是帮助中国的和平吗?完全是摧毁中国的和平。有一种理由更荒谬,说美军撤走以后,苏军或别的国家军队就要来。难道说中国应该是让外国军队驻扎的殖民地吗?在中国很大的地区,如像西北,并没有美国军队,也没有别国军队,中国人民正在那里和平地生活着。何况外国军队撤离中国是莫斯科三国公告所规定,谁也不能违背,因此这种理由纯属无稽之谈。

  是不是因此可以说我们就是反对美国的援助与合作呢?不是的。我们认为只有在联合政府成立,军队进行整编之后,我们和美国才能真正平等互惠地合作,而今天美国是处在调人地位,就应善尽其调人的责任。

  必须立即撤退驻华美军,停止任何片面的援助,以便有助于制止中国内战。否则,表面上是调解,实际上是倒在一方,帮助国民党政府大打内战,必使马歇尔将军、司徒大使陷于今天这样困难的尴尬地位。撤军、停援,不仅中国人民如此要求,美国人民也在这样要求。解决这个问题的责任,就落在美国政府及其代表的身上。

  空前严重的局面

  今天中国的情况是空前严重的。如果国民党政府不改悔,仍继续向张家口进攻,如果美国政府仍旧公开地或隐蔽地帮助国民党政府打仗,继续保留军队驻华,那么,中国的内战是无法停止的,中国必将是一个全面破裂的局面。内战的继续扩大,将使中国人民遭受更惨痛的牺牲,经历更长期的黑暗。但我们深信,中国人民有力量走完这段艰苦的过程,克服一切困难,战胜内战制造者与援助者。中共始终为中国的和平、民主、独立、统一而奋斗,将来仍然如此,但决不屈服在一党独裁内战和外国奴役之下。我们永远依靠人民的力量,我们深信中国人民一定能独立起来。人民是杀不完的,何况中国有四万万五千万人民,它是全世界第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一定可以从内战中奋斗出来,实现中国和世界的真正和平,实现中美人民的真正合作与全世界的团结。在这个紧急的关头,我们呼吁全世界的舆论的援助。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