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周秉德:伯伯每月给我们家的补助占他工资的三分之一

2018年01月22日15:5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秉德:

在生活上,伯伯对我们一家,都要求极为严格,而生活上的关照又极为深切。

伯伯对父亲工作的安排,一开始就指示父亲的领导说:“给他的工作安排,职务要尽量低、薪水要尽量少。”他说因为我是国务院总理,对自己的弟弟就应严格对待。

大家知道,五十年前住房的大小,是按照职位高低来分配的,这样我家的住房就很小,我父母一家来到北京安家是在东城区遂安伯胡同74号东房两间,夏天西晒,冬天西北风刮进来比较冷。而我们兄弟姐妹六人,根本住不下,夏天在通风不良的两间小屋里,我刚出生不久的五弟秉和,热得长了满头的疖子。伯父就让我们已经上了学的三个大孩子,住到他的家――中南海里的西花厅,而在西花厅,我们也是三个孩子住一间屋里。父母的收入又很低,孩子多,经济上有困难,伯伯就用自己的工资来补助我们,直到孩子们陆续参加了工作为止。将近二十年来,常常是我从为他管账的卫士长成元功那里,打收条领出钱来,再送到妈妈手里的,那时感到很自然、很正常,没有想到很多。直到伯伯七妈去世后,从他们卫士的回忆中,我才知道,他们对我们家的经济补助,占到了伯伯工资收入的三分之一,甚至占了二分之一!他们对我们一家,恩重如山!这个生活补助费,我不在北京时,因为弟弟妹妹还小,就由他的卫士送到我家。后来卫士同志回忆说:总理有一次在办公室工作时,忽然抬起头来问了一句:“同宇(我父亲字同宇)家这个月的生活费,你们别忘了送过去。”对我们的生活抚育,是多么的亲切周到、体贴入微、视如己出啊。

但是,在他去世后我才知道,他们自己生活简朴之甚:伯伯在世时,我看他着装总是整洁、笔挺,哪知他的内衣、睡衣是补了又补啊!作为纪念,我分到了这样的衣服,我拿在手里,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一方面懊悔自己家不该接受他们那么大的恩惠,心疼他穿了那么旧的衣服;另一方面,更加深了对伯伯的崇敬之情。不难想象,以他至高的权位,为亲兄弟安排个美差,应该是很简单的事;就是他不去阻拦,他亲兄弟的工作,由组织上安排,职位、收入也都不会差,他自己在生活上,也不必那么过于简朴,甚至窘迫!但他没有,他要自己和自己的亲属们,与全国老百姓一道过简朴的日子。这就是我们共和国的总理!哪个国家有这样难得的好总理呀?哪个家庭又有这样难得的好兄长、好长辈啊?!什么叫“廉洁奉公”?什么叫“廉政”?这就是榜样!

我年轻时,不懂事,以为反正他们是国家领导人,收入一定多得很(当然我从来不问他们的收入是多少)。我都工作了,想滑冰,想买冰鞋,向他们开口;想买自行车,又向他们开口。伯父从不拒绝,但又不能完全满足我,他出一半,让我自己也得出一半。我接受了,但当时并不理解。成年之后,才逐步琢磨出伯伯当年的良苦用心:既不让我失望,又使我逐步克服对家庭的依赖,同时让我拿出自己的劳动所得去购买物品,就会懂得爱惜这件东西。他对孩子的教育,都在细微处。

本文系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刊发《亲情西花厅――我们心中的伯父伯母》一书节选。

(红旗出版社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