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战士回忆跟周恩来一起行军的日子:至今难忘

王治国

2017年10月12日16:23    来源:解放军报

1947年3月,国民党调集优势兵力向我陕甘宁边区发动“重点进攻”,企图一举消灭我军主力,夺取延安。为粉碎敌人的“重点进攻”,中央军委和毛主席制定了英明的战略决策,于3月19日主动撤离延安。战争的气氛笼罩着整个陕北高原。

当时,我任延安八路军总兵站部管理员,奉命负责转移总兵站部的重要文件和贵重物资,护送年老体弱、残疾有病的干部和家属子女转移至安全地区。当我将他们送到绥德县义合区的深沟村后,巧遇兵站部运输处长惠世荣同志。第二天,我俩结伴寻找总兵站部。

在我们行进的路上,竟发生了意想不到、使我终生难忘的事情。

那是4月中旬的一天,我们一路快马加鞭,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赶到了子洲县的双湖峪镇。我俩商量:到镇子里探听一下消息,了解一下地形环境,给跑了一天的马喂点料,人也休息一下,顺便弄点吃的,然后继续赶路。大约离镇子有100多米时,老远看到镇边的一块山坡上围着许多人在谈论什么,气氛十分活跃。我俩挺纳闷:在这种紧张的战争环境中,是什么人还在这里有说有笑?走近一看,原来是周恩来副主席与他的随行人员在和当地老乡谈天。

周副主席看到我们牵马走过来,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你们俩是哪个单位的?”“是总兵站部的”。我们回答说。“到哪里去呀?”周副主席关切地问。“我们到前总部队去!”周副主席仔细询问了一些具体情况。最后他说:“那好,你们就不要走了,今晚就住在这里,咱们明天一起走!”

说话间,周副主席的警卫人员热情地把我俩带到他们住的院子里了。这个大院里,住的全是部队的同志。老乡们一面忙着给我们的马喂草料,一面给我们的住处铺炕席。在和其他同志的交谈中,我们得知周副主席只带了一个秘书、一部电台和六七个人组成的骑兵警卫班。其余的人,都是周副主席在途中收留的掉队的干部战士。

刚吃过饭,周副主席就派秘书把我们五六个收留的干部召集到他住的窑洞里开会。他用亲切的目光看了看大家,问道:“来齐了没有?”“来齐了,副主席。”秘书回答说。接着周副主席对大家说:“同志们!自从党中央撤出延安后,形势变化很快。我是到吴堡、佳县一带看了战备情况后返回来的。在这里把大家留下,好不好啊!”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一人吱声。

周副主席继续说:“你们知道部队在哪里吗?敌人已经到了哪里知道吗?你们单独行动,遇到敌人怎么办?”这时,大家已经明白了八九分,情绪顿时活跃起来。“我知道大家心里很焦急,都想早点回部队去工作、去战斗!因为你们是革命队伍里的骨干,但为防止遇到敌人的突然袭击,避免意外损失,为了战争的胜利,所以,我们要一起走。人多势众嘛!又有这么好的群众带路,我们什么都不怕,对不对,同志们?”周副主席接着给我们讲述当前的形势,他说:“胡宗南集中了11个师、25个旅约20多万人。可我军呢?在陕甘宁边区只有两万多人。敌我兵力比例是10比1,敌人的胃口很大,妄想一口吞掉我陕甘宁边区。可是,我陕甘宁边区军民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运用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作战原则,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已经取得了初步胜利!”说到这里,周副主席显得很兴奋。他随手解开两个衣扣,继续说:“我军在彭德怀司令员的指挥下,避开与敌人正面接触,集中兵力,攻打他们兵力薄弱的地方,打得很出色。3月13日,敌人向我解放区扑来,在延安南边的劳山一带就遭到我军阻击,我军歼敌5000余人。19日,我军按党中央的部署,主动撤出延安。敌人得意忘形,到处寻找我主力决战。我军采取以少数兵力诱敌主力至安塞方向,使敌人造成错觉,大部分兵力则到延安的东北方向集结,待机歼敌。”

讲到这里,有一个同志急切地问:“打了没有?打得一定很漂亮吧!我早就知道,让胡宗南占领延安,不会给他好果子吃。”“别乱插话,听周副主席讲。”大家都想早点知道当前的形势,就制止那个同志说。周副主席也不介意那个同志的插话。他喝了一口水,接着说:“3月25日,进犯青化砭的敌31旅直属队和一个团3000余人被我伏击,经1个多小时的激战,被全部歼灭。首战就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极大地振奋了我边区全体军民。4月14日,也就是前两天,我军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在羊马河苦战6个多小时,全歼敌135旅。敌人不仅没有找到我军主力决战,反而到处碰壁,连吃败仗。现在的基本形势是:敌人士气沮丧,人心不振,而我军则越打越强,决心再歼敌人有生力量,最后获得全胜!同志们!现在敌主力又在向缓德进犯了,离我们这儿只有十几公里。”说到这里,大家的心情一下紧张起来,都不约而同地为他的安全担心。可周副主席却处之泰然,神态自若。他提高声调说:“现在我军准备打第三个大仗。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胜利的,你们说是不是?我们要让胡宗南知道,共产党不是好惹的!好了,时间不早了,同志们休息吧!”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大家都已起床了。我揉了揉眼睛,定神一看,周副主席已经从外面散步回来了。我赶紧收拾好行装,匆匆忙忙吃了早饭。我们十几个人每人牵一匹战马,由向导带路,和周副主席一起沿着大路向周家店、石湾方向走去。在行军路上,周副主席谈笑风生。他和向导边走边拉话,向他们了解周围的地形、社情。我离周副主席很近,他们交谈的内容我听得很清楚。周副主席先是亲切地询问向导家里的情况,又让他谈对党的政策的理解,老百姓有什么反映。一路上,大家都全神贯注地听着周副主席和向导的亲切交谈。“前面是什么村?离这儿几里路?村里有多少户,多少人?”周副主席提的这些问题,向导都详细准确地作了回答。周副主席没听清的地方,向导就提高嗓门重复一遍。警卫员想劝说向导说话声音小点,但周副主席摆摆手,毫不计较这些。“翻山过去是什么村?离这儿几里路?村里有多少户,多少人?有多少户地主富农?有多少户贫苦农民?有没有国民党军政要人的家?有没有我们党的领导干部的家?”一连串问题,与其说是行军,倒不如说是周副主席在搞调查。中午,大家在一条河边的小树林里休息,周副主席指着自己的干粮招呼大家:“来,一块吃饭吧!”“我们都带有干粮,副主席。”大家都拿出自己的干粮,和周副主席围坐一圈,啃一口干粮,喝一口凉开水,别有风味地吃了一顿“野餐”。休息后出发,警卫员向周恩来恳求道:“周副主席,请骑着马走吧!”“向导都在步行,我们怎么能骑马?大家还是同甘共苦好!”周副主席边解释边迈开大步,很有精神地向前走去。两天的徒步行军,周副主席没有显出一点倦意。后来,我们才知道,周副主席有马不骑是他胸有成竹,有意安排的。最主要的意图,一是宣传群众,让群众都知道毛主席和党中央没有离开陕北,仍然指挥着陕甘宁边区的斗争;二是和敌人周旋,我们大摇大摆地行进,使敌人无法掌握我主力部队的活动规律和地点。

当天晚上,周副主席召集我们几个干部到他住的窑洞里,十分关心地问大家:“累不累?同志们。”“不累!”我们异口同声地回答。“用热水烫烫脚,明天我们好继续赶路。”这天晚上的会开得很短。最后,他面带笑容地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敌人已快到绥德城了。这样一来,又给我们创造了歼敌的机会了。”这就是5月2日至4日攻克蟠龙的战役。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都忘记了疲劳。

……

两天的行军结束了。晚上,我们又到周副主席住处开会。像初次见面那样。他环视一周,看看每个同志的神色,很轻松地说:“咱们已到了安全地带了,一路上,有马不骑,大家有意见了吧?”大家互相看了看,一个四川同志笑着风趣地说:“有啥子意见嘛!这样的锻炼机会,别个想要都要不到,和副主席一起走,再走几天也要得。”大家都会意地笑了。周副主席说:“还想走哇?为了革命工作,咱们要分手了。你们几个同志(指联防司令部、后勤部、一野后勤部、西北局及边区政府的五六个同志)明天起由惠处长负责向南带回前总,我们明天走西川。”

两天三夜的共同生活,一幕幕地刻印在我的脑海中,周副主席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直到今天,都使我难以忘怀。

(张宏伟、党自祥整理)

(责编:张鑫、唐璐)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