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侄子忆周恩来夫妇:不愿亲属享特权 动员4个小辈参军

周秉钧

2017年09月14日12:27    来源:新民晚报

  周秉钧(左二)参军前与伯伯、维世姐姐和金山的合影(资料图)

  周恩来四个侄儿女有的在部队三十多年,有的军龄仅几个月——

  伯伯七妈“干涉”我们兄妹四人参军

  我们的七妈——邓颖超1992年7月11日去世了。当日所公布的她1982年6月17日重抄并补充了两点内容的给中共中央的信中,专门谈到了“对周恩来同志的亲属,侄儿女辈,要求党组织和有关单位的领导同志们,勿以周恩来同志的关系,或以对周恩来同志的感情出发,而不依据组织原则和组织纪律给予照顾安排。这是周恩来同志一贯执行的。我也坚决支持的。此点对端正党风是必要的。”

  我们六兄弟姐妹中,有四人先后参了军,有的在部队工作了三十多年,有的只有几个月便离开了部队,情况截然不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我们参军的事都曾受到伯伯和七妈的“干涉”。

  饭桌上的谈话

  “去服兵役怎么样”

  1961年初夏,我高中即将毕业,正在紧张地准备高考。一个星期六,姐姐回家对我说:“伯伯让我转告你,明天请你到他那去一趟,说要和你谈一件很重要的事。”“什么事?”姐姐一字一顿地回答:“未经授权,不便相告。”

  第二天,六月二十五日星期天,上午我到了西花厅。伯伯不在,我问七妈:“伯伯要和我谈什么事情?”七妈也不肯向我透露一个字,只说:“事情很重要,伯伯有事外出了,回来后他会自己和你谈。”

  到午饭时间,伯伯才回来,于是谈话便在饭桌上进行了。

  伯伯问我:“打算考哪个学校?”

  “清华无线电系。”

  “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自认为问题不大。

  突然,伯伯把话题一转,问我想不想参军。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想,我从小就想当兵!现在正在参加空军选拔飞行员的体检和考核。”

  “现在进行得怎样了?”

  “还顺利,区、市检查都通过了,现在只差到空军总医院去做低压舱等专业检查了,明天就去做。”

  “有把握吗?”伯伯笑着问。

  我挺自信地说:“有!听说体检到了这个程度,即使当不成飞行员,也可以到海军去。”

  这时伯伯突然又说了一句:“万一不合格,去服兵役怎么样?同样也是当兵嘛!”

  说实在话,高中毕业去服兵役我可一点没有想过。不过从我懂事起,十几年来在伯伯、七妈的教育熏陶中,我脑子里形成了一个明确的概念:他们都是高尚的,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都是正路。所以尽管我对服兵役没有思想准备,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说:“行!去服兵役。”

  “那么就这样,国家选一个飞行员不容易,如果选上了,去空军,当然要进航校学习飞行。如果是去海军,要直接去舰艇,当水兵,不要上军校。如果海军也去不了,就去陆军服兵役。总之,要到战斗部队去。”

  接着,他严肃地说:“那么有决心不考大学了?”刚才我还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本来为了高考,从高二我就开始努力,这半年多又下了大功夫复习备考,现在说根本不参加高考,事有些突然,更有些舍不得。可是事情已经谈到这个程度,还能说什么呢?我回答:“好,就不考大学了。”伯伯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才给我讲了为什么希望我去服兵役的道理。

  “今年农村又受了灾,需要劳动力,今年复员军人都回农村从事农业生产。咱们城市青年应征参军,这样就可以少抽或不抽农村劳动力服兵役,这不就是支援了农业生产吗?所以今年要增加城市征兵额,减少农村征兵数。城市青年参军,减少了城市人口,也可以减轻农村的负担。”

  我注意地听着,他也放下了筷子,继续说:“你以为一个人非上大学不可吗?不,不上大学同样可以得到很多知识,甚至会学到大学里学不到的东西。我就没有上过大学。你喜欢无线电,到军队里有无线电兵,当飞行员也要懂得无线电,你都可以去学呀!结合实际学到的知识,会更巩固、更有用。”

(责编:张鑫、唐璐)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