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周恩来怎样防止“红色恐怖”?

孙果达

2017年02月04日16:4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周恩来倡导“三不”原则,使中央特科在隐蔽斗争中掌握了正确的政治方向

当年中央特科清除叛徒的内容往往是如今影视作品中的重头戏。其实,如何对待叛变人员是当年一项政策性很强的政治任务。

周恩来在领导特科时曾经反复强调:不许乱打叛徒,危害大的才打;不准打公开的特务;不准搞绑票。他在1929年8月23日起草的中共中央致山东临委的信中指出:消灭叛徒原是我党最后不得已的办法。积极方面,我们还应减少这种叛变,减少被破获的可能性。这些指示使中央特科在隐蔽斗争中掌握了正确的政治方向。因此,当中央特科在不得不剪除可能危及中央安全等危害极大的叛徒时,都实行严格的定点清除、精确打击。

在中央特科中有不少善用炸药的爆破高手。但在当年的隐蔽斗争中,不管多么需要,中央特科几乎从未动用过炸药。究其原因,一来可能动静太大,二来势必伤及民众。从中央特科多年的实战来看,他们能用刀就决不用枪,就是不得已而动枪时,也是速战速决,决不殃及无辜。这类例子可以说不胜枚举,例如:清除出卖罗亦农的叛徒时,特科人员在室外用一串鞭炮掩盖了室内的几下枪声,周围群众浑然不觉;清除出卖彭湃的叛徒时,特科人员预先侦查设伏,一顿乱枪后就搭乘事先准备的汽车迅速离开,前后不过短短几分钟。

在周恩来的领导下,特科有着严格的政策和纪律,绝不允许进行任何恐怖活动

中国共产党把隐蔽斗争看做是政治斗争的一部分,一旦出现差错就必须立即检讨和纠正。由于顾顺章叛变,中共中央领导机关的活动范围被迫缩小。虽然中央特科成绩卓著,但周恩来还是做了检讨。1931年6月10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在其起草的《中央审查特委工作总结》中,对顾顺章事件作了自我批评:“特委本身政治教育的缺乏,成为特委基础不能巩固的历史病源……直接指导这项工作的伍豪同志要负错误的主要责任。”

中共中央为隐蔽战线制定了严格的政策和纪律,绝不允许进行任何恐怖活动。为了更客观地认识这一问题,我们来看一下当年周恩来领导中央特科时的死对头、国民党情报机构领导人徐恩曾是如何对此进行评介的。

徐恩曾是国民党中统局最早的负责人之一,因为钱壮飞的英勇壮举而被附带出名。20世纪50年代初期,他在台湾出版的回忆录《我和共产党战斗的回忆》中,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下斗争是这样评介的:“共产党人是反对暗杀手段的。他们自称:他们所反对的是整个‘社会制度’,不是某些‘个人’,反对社会制度须要依靠‘群众的力量’,‘暗杀’是无用的。中共在过去三十年中,对于这个教条,大致是遵守的。”当年水火不容、生死缠斗的老对手口中这样认定,可见中国共产党的隐蔽斗争绝不进行恐怖活动、绝不伤及民众百姓的政策是说到做到的。

对于中央特科在上海的除奸活动,徐恩曾的评介更为具体:“其选择的地点和时间,都经过周密的计算和布置,使人难于提防,这种情况引起其余的工作人员的不安,每个人的神经非常紧张,那些曾从共产党中转变过来,或是曾经参加对共产党地下组织的破坏行动的人,更人人自危,整日不敢出门,因为谁也料不到,何时会成了红队的下一目标,大家在紧张恐怖中过生活,自顾尚不暇,当然完全丧失了向敌人还击的能力。”徐恩曾直至写回忆录时多少还心有余悸,当年“伍豪之剑”的威力,由此可见一斑。

虽然时过30年,且已经败退台湾,徐恩曾在其回忆录中不仅刻骨铭心,而且还不顾50年代初弥漫台湾的“清除匪谍”恐怖,依然在字里行间流露出难以掩饰的赞誉,可见其表达的敬佩确实是由衷的。当年的中国共产党不仅在战场上,更在精神上击败了对手。

(《党史文苑》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本刊编辑部摘自《北京日报》)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